-->

2021年2月28日 星期日

疫情下,英美醫學院申請數不減反增──身為美國準醫學生,我對醫療志業的觀察與思考

 2020 至今,新冠疫情肆虐全球,美國疫情確診和死亡人數目前居全球首位,且死亡人數已超過第二次世界大戰時的美國總死亡人數,英國則是已進入第三次封城。從新聞畫面,可見各國全副武裝的醫護人員,在起霧的護目鏡後流淚、徹夜工作瀕臨崩潰、因擔心不慎使家人染疫而睡在醫院裡自我隔離、醫療資源供不應求等各國醫院宛如戰場的慘況。

正是在這個非常時期,越來越多歐美學生積極投入醫療相關的職業訓練:根據《BBC》報導,英國報考護理學院的人數,較去年上升了 2%;而根據美國醫學院學會(Association of American Medical Colleges,簡稱 AAMC)的統計,全美醫學院所收到的申請較往年多了 18%;其中,史丹佛大學醫學院收到的申請件數,較往年多了 50%,換句話說,高達 11,000 人競爭 90 個名額。

「佛西效應」:越危險,越要站上前線

這樣突然對醫療行業趨之若鶩的現象在美國被稱之為佛西效應,命名自美國國家過敏和傳染病研究所所長安東尼‧佛西(Anthony Fauci),意指在美國疫情波動不定、政府因應不力之下,民眾在看到佛西對防疫的領導和專業的剖析與見解、高調反擊領導人缺乏公衛素養後,燃起捍衛國家和世界健康的使命感。「佛西效應」就好比美國 911 事件後,男女從軍人數暴增──只因在看到人民受苦後,紛紛想投筆從戎、衝鋒陷陣,為國家貢獻心力。

許多人心中本就有當醫生或護理人員的夢想,但因為糾結於必須付出的時間、社交、經濟等代價而躊躇不前,新冠疫情似乎意外的推了這些人一把──在新聞訪問中,許多即將進入醫療行業訓練的學生,紛紛表達促使其申請的共同原因:媒體和從醫朋友轉述的險峻醫院實況,反而使他們更想要盡快投入這個行業、與前線醫護人員同舟共濟。

未來類似、甚至更嚴峻的全球疫情一定會再次發生,而他們不願再次體驗這次疫情中的無力感,期盼在下一波疫情來臨時有能力挺身而出,站在第一線支援。對他們來說,這是一種榮譽、一種義務。

同時也有學者提到,疫情影響了整個就業環境,打亂了許多學生原本畢業後的安排,使得學生有更多時間思考人生志向,並且心無旁鶩地準備繁複的申請資料。投身醫學正是許多人深思熟慮後的決定,並非考慮欠周的一時衝動。

這些新聞報導不禁使我想起在劍橋國王學院外,遊客和學生來回穿梭的石頭地上,那個被鮮花圍繞的中國吹哨者、那位戰疫前線的犧牲者──李文亮醫師的遺照。356 年前,在這同樣地方,黑死病(倫敦大瘟疫)也曾經橫掃劍橋。當時的他們,除了隔離、宵禁、封城之外,沒有疫苗、沒有醫療科技,只能用像是抽菸草、用醋消毒錢幣等偏方對抗隱形的敵人。

身在相對安全的台灣,想起這些抗疫歷史,再回頭檢視自己即將披上白袍的身分時,我腦中不斷浮現台灣朋友和家人的話:「美國疫情這麼嚴重,你以後就是在最前線耶,好恐怖喔。你確定你真的要去念醫學院嗎?當醫生真的很辛苦,現在後悔都還來得及,不要怕沒面子。」 

在劍橋與世界人才交流,反思醫師的刻板印象

這樣的問題,我想過很多次,也想了很長一段時間。留在美國念兩年生物醫學相關研究所、到醫療相關非營利組織工作、做醫學抄寫員(Medical Scribe)等短期工作是醫學院預科生(Pre-Med)在大學畢業和申請醫學院之間幾年的常見選項;但我卻選擇遠赴英國劍橋大學攻讀流行病學研究所。這樣的決定無非是希望接觸相關但不相似的領域,同時也脫離醫學院預科生的同溫層,前進英國歷史悠久且具有古典學術氛圍的環境裡,和來自世界各國的人交流,同時給自己緩衝和沉澱的時間,尋找自己是否該從醫的答案。

所上約 30 位學生,年紀 21  50 歲不等。約有 5 位執業 5  10 年不等的英國、日本、奈及利亞醫生。除此之外,還有英國骨科博士、英國公衛部門策畫人,和來自美國哈佛、普林斯頓、耶魯大學的畢業生。午餐時間好比一個商業社交大會,大家總會坐在休息室聊聊各自的工作和學習經驗,以及就讀此系所的原因。

那位日本免疫風濕專科醫師是為了能更專精於自己的職業領域,澳洲醫師是為了拿學位回國升主治醫師,有許多英國醫師則是受夠了英國醫療體系,在認知和現實失調中預備轉職做研究,分享中還毫不留情地加了幾句對英國國民健保署(NHS)的抱怨,頻頻感嘆其換算時薪比一個麥當勞店長還少。另外一位就讀醫學院第 5 年的劍橋醫學生則是熱愛自己目前天天去醫院巡診、上課生活。這些真實的經驗分享,讓我不禁反思從小被社會和家人灌輸的醫師刻板印象:

醫師這個「符號」在東西方都有些相似的意涵:崇高社會地位、成功人士的代稱和非富即貴的象徵。在生活層面,Netflix 實境節目《璀璨帝國》(Bling Empire)裡 Christine Chu 的老公 Gabriel Chu,一位加州整形外科醫師,呈現了極端的醫師家庭在亞洲圈的炫富行為,開特斯拉上班、輕鬆擁有好幾棟邁阿密度假小屋的美國醫師也比比皆是。而在商業層面,只要冠上「醫學權威認證」的產品總是熱銷,「醫生推薦」的生活方式總是被當作聖旨、在長輩的通訊群組中廣為流傳。

當然,從古至今,東西方也有眾多投入無國界醫療、到窮鄉僻壤義診、身著簡樸的醫師。然而,這樣的形象似乎只在偉人傳記、歷史課本或特定雜誌專刊中可見。現今媒體較少宣揚醫師光鮮亮麗的背後,過人的耐力和堅毅的人格特質、仁愛慈悲的心腸,和甘心犧牲的生命志向。也因此提到這個職業,社會大眾往往還是會直覺地與名利或權威連結。但其實,世界各地醫療教育體系的差異,往往也會影響「成為醫師」的動機,其中可能並不盡與刻板印象相合。

醫學教育體系不同,申請動機也不同

英國醫學教育體系跟台灣較相似,都是高中畢業後直接進入的學士醫學。美國則為「學士後醫學」,大學 4 年後再申請的專業訓練學科,賦予學生多一些時間認識自己、探索自己的興趣。雖然 22 歲再深思職涯規劃也不一定較清晰準確,但能在 18 歲時,透過高中教育就清楚立定志向堅毅不搖的,的確為少數。

根據 US News and World Report,美國醫學院學費平均一年美金 $18,808 至 $68,886(折合台幣約 52 萬至 191 萬元) 不等,醫學生畢業後平均負債 215,900 美金(約 600 萬台幣),平均需要 13 年才能還完學貸。學士後醫學也將最早能當上醫師的時間拖到約 30 歲。同時,申請醫學院不是只看指定考試(MCAT)成績,更看重課外活動、申請動機、特殊生命經驗、面試等多元審核,門檻極高。錄取率因學校、種族、國籍有關,最低至 1.3%

再者,美國有許多相關職業,像是醫師助理(Physician Assistant)麻醉師(Anesthetist)護理醫師(Nurse Practitioner)等等,相對能涉入醫療界的管道較多,並不是非要念醫學院才能「幫助人」、「救人一命」。這些相關職業的訓練和醫學訓練相比,時間較短,學費較便宜;執業後,也較能達到工作與生活的平衡。醫師在醫療團隊中擔任的角色是在希望渺茫之際鼓舞士氣、在各種危急情況下處之泰然的領導人,在時間、金錢成本和入行門檻的考量之下,相對代價較高。

也因為醫學教育體系、申請資格條件和醫療制度的不同,醫學院吸引到的受訓學生人格特質也有些微的差異。普遍來說,台灣吸引到的醫學生多數為頂尖且聰明、會分析、懂思考、會考試、舉一反三,也往往能訓練出醫術高超、效率極高的「醫身」型醫生。

我所接觸到的、被美國制度吸引到的學生,很多都對醫療改革、醫學科技和技術精進有夢想,著重醫病關係,常以社會經濟、身心健康、個人意願等角度提出適合的醫療方案這樣的風氣和文化,以及豐沛的研究資金和資源,往往能造就推動醫療科技發展和全人照護的「醫心」型醫生。因此,相較於台灣和英國,在美國,「執業後慢慢愛上這份工作」、「沒什麼喜歡不喜歡,有能力,就做」、「分數考到就念了」的從醫動機,我個人較少聽到。

當然此處絕非否定台灣醫師的專業和動機,只是就個人有限的經驗,試著分析為何在美國,有那麼多人在面臨疫情的此刻,有更強烈的動機選擇這份職志。

另一方面,在疫情揭露了許多醫療人員的辛酸故事之時,也開啟了許多不同能貢獻於醫療的管道──如投入生醫、研發疫苗、研究與擬定防疫政策等,多樣的可能性也促使世界各地懷有醫療夢想、但尚未入行的人進一步思考:醫師熬出頭後至少 6 位數的收入、10 幾年的訓練才嚐得到的甘甜,真的能換取你認為有價值的財富和社會影響力嗎?醫生/護理人員的救人方式、能夠促成的改變程度,是你想要達到的成就與貢獻嗎?

當逐漸走入後疫情時代,在我披上白袍、說出希波克拉底誓言前,在夜深人靜、能收起「官方說法」的時刻,腦中那在面試官和醫學生面前那樣肯定、自信、誠懇的表達我這個台灣人想在美國接受醫學訓練的理由和決心,依舊清晰。


更多精彩報導,詳見《換日線》

※本文由換日線授權報導,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新冠疫苗自費接種有望 台商、留學生最快5月受惠

國內新冠疫苗自費接種現曙光,我實施接種1-2個月後,若國內疫苗有餘裕,將釋出一定數量給商務人士、出國工作、留學等對象,提供民眾自費接種需求,最快5月有望受惠。


傳我首批新冠疫苗最快本周抵達,若首批AZ疫苗如期2月底抵台,3月初即可開打第一劑,實施接種1-2個月後,國內疫苗有餘裕,就可開始討論哪些對象可開放自費接種。指揮中心發言人莊人祥也說,「確實有機會」,但需視疫苗數量、接種地點佈建是否足夠。


莊人祥強調,目前自費接種對象討論,一定需要等公費接種一至兩個月後,也要看現有採購疫苗量以及未來採購量,詳估後才會做配套給自費,若最樂觀才3月開始接種,最快5月再來考量自費接種。


針對擴大公費對象,未來開打後是否比照流感疫苗分批施打模式,指揮中心指揮官陳時中表示,優先順序要間隔多久要看疫苗進來的量施打狀況。這十個類別仍在造冊中,「我們也會避免掛一漏萬,如果有其他需求者,我們也會納入討論。」


為何要把運動員納進?莊人祥說,國手們近期可能就要出國,前往去東京奧運比賽、訓練,確實有施打疫苗需求,強調從台灣出境的國手們當然在國內沒有感染風險,但擔心出國可能被染,「因為要國爭光出國才列入公費對象。」


新增公費對象種類大約會增加多少受惠者,莊人祥僅說,「這些人不會超過5萬人」,但詳細數字造冊中,未來是否會擴大就是要看後續採購疫苗數量,也會針對臨床試驗結果,逐步擴充18歲以下兒童接種。


文章轉自:聯合新聞網

美國疫苗接種慢、變種傳播快 遠距教學擬延長到秋季

 美國經過近一年的停課避疫後,原本準備復課的學校如今受到變種新冠毒株的威脅,可能繼續施行遠距教學到秋季。美國拜登總統將重啟校園視為施政要務,但政府官員如今得考量傳播力更強的變種毒株,且教師仍在等待接種疫苗。

許多家長要求學校全面重啟,另有人不放心在疫苗普及前讓孩子返校上課。美國首席傳染病專家佛奇 (Anthony Fauci) 上月表示,政府希望春末夏初讓學生接種疫苗,在那之前,各校區將妥善準備迎接2022新學年。

美國北卡羅來納州杜倫 (Durham) 地區學校的發言人薩德斯 (William Sudderth III) 說:「我們對於新冠肺炎在學年伊始根除,不抱幻想。」該區學校2020年3月起停課避疫,全面改採遠距教學;學區主管上周宣布,將維持遠距教學至本學年結束。薩德斯說:「疫情發展將決定我們怎麼做。」對於這個學生人數3萬2000人的學區,1月恢復當面授課的標準是檢測確診率4%以下。

美國德州最大的「北區獨立學區」 (Northside Independent School District) 總監伍茲 (Brian Woods) 說:「即便是2021-22學年,仍可能假定學生尚未接種疫苗,或至少許多人還沒打疫苗。」這可能表示,對教師更友善的面授與遠距雙軌教學會更好。伍茲表示,「校方必須考量各項議題,有些家長希望學生全面線上授課,我們做得到,但是否願意?」

加州的西康特拉科斯塔聯合學區 (West Contra Costa Unified School District) 推行了嶄新的2021-22 K-12虛擬學院。

美國教育局在官網上表示:「我們在疫情之下學到的一件事情是,教育與學習已然不同,這已經不再是我們熟悉的『正常』了。」 伊娃‧莫斯柯維茨 (Eva Moskowitz) 在美國紐約市擁有47所成功學院特許學校 (Success Academy Charter Schools) ,學生人數達2萬人,成功學院的學生在學年之初,透過筆電或平板電腦進行遠距學習,莫斯柯維茨原本希望在今年5月28日結束的學年終結遠距教學計畫,將於8月2日開始的2021-22學年將會採取遠距及實體上課雙軌並行。

文章轉自:教育部電子報

全美線上學習最佳城市

對全美多數都會學區而言,遠距學習是一個艱鉅任務。根據近期分析,部分城市學區因所在地的優勢其遠距學習狀況優於其他學區。

研究指出人們長期關注對數位平權的議題,在疫情期間更為升高。

美國遠距學習最成功的城市?
西雅圖(亞馬遜與微軟的一些大型科技公司所在地,雖尚不清楚其中的關聯性。)

哪個城市的科技基礎設施較不利遠距學習?
底特律。

大峽谷大學於2021年1月18日公布此研究結果,該大學為鳳凰城的私立基督教學校,亦有提供線上學習課程。

此分析檢視多項要素:全市有多少家庭有家用電腦、多少家庭有網際網路,各個家庭的平均成員、家庭收入、家教老師每小時的平均鐘點費、托嬰的年度成本及全州學校的支出及州內貧困兒童百分比。

該分析亦包含2-17歲被診斷為專注力失調及過度活躍症的兒童,根據GCU的研究證明,此類學生在數位學習方面備感艱辛。

西雅圖名次居高的原因是中等收入家庭超過8萬5千美元,此類家庭皆有能力支付網際網路、電腦設備及托嬰費用。底特律落後的原因為20%的家庭無電腦設備。

全美最適合遠距學習的10大城市:
西雅圖、弗吉尼亞海灘、 俄勒岡波特蘭、舊金山、鹽湖城、丹佛、聖地亞哥、加州聖荷西、北卡羅來納州羅利、明尼蘇達州明尼阿波利斯。

全美遠距學習倒數前10名城市:
密西根州底特律、田納西州孟菲斯、路易斯安納州新奧爾良、佛羅里達州邁阿密、阿拉巴馬州伯明翰、俄亥俄州克里夫蘭、德州達拉斯、康乃狄克州哈特福、德州聖安東尼奧、密蘇里州堪薩斯市。

文章轉自:教育部電子報

外州學雜費相對便宜加州州立大學系統檢視學生就讀成本

根據加州州立大學系統一份年度報告,擁有23處校區的該校之大學部外州學生學費,為全美公立大學最低之一。

今年度加州州立大學系統的外州大學生學費平均為19,243美元,比去年多了26元。然而與全美其他15所公立大學相較,學費反而低廉。康乃迪克大學(University of Connecticut)及喬治梅森大學(George Mason)2020/21學年外州學生學費超出35,000美元,高居15所學校之冠,而加州州立大學系統與克里夫蘭大學為少數外州學生學費低於20,000美元者。

加州州立大學系統校長約瑟夫.卡斯楚(Joseph I.Castro)在一次信託董事會會議中宣布,2021/22學年度州內學生學費將維持5,742美元。然而加州州立大學系統部分信託人認為校方可能低估了該校課程對外州學生的價值,盼能進一步調查是否應調漲部分分部的外州學生學費。去年秋季,加州州立大學系統有超過432,000名大學部學生,其中將近18,800名為外州學生。

加州州立大學系統信託人傑克.麥格里(Jack McGrory)在董事會會議中表示:我明白此做法是為了保護本州學生,但這並非經營之道,我們正損失可運用的歲收資金。麥格里表示,有些分校若提高外州學生學費可能對學校招生造成衝擊,然而如加州理工州立大學在外州相當熱門,維持低廉的外州學生學費在財務上並非明智之舉。
加州理工州大已推動一項試行計畫,研究逐年提高外州學生學費對註冊人數的影響。自2018年以來,外州學生學雜費由21,951美元提高到今年的25,971美元。今年度包含住宿、書籍、交通等就讀總成本為44,826美元。

加州州立大學系統副校長暨財務總長史蒂夫.雷利亞(Steve Relyea)表示,此試行計畫將有助加州州立大學系統找出最適宜的學費價格,使各分校對外州學生仍保有一定的吸引力。「若計畫成功,我們將推動到其他分校。未來學費調漲不會是統一的漲幅,以避免衝擊其他分校、降低註冊人數」。

學生信託人瑪莉安娜.哈梅斯(Maryana Khames)則指出,儘管加州州立大學系統學費相對便宜,但董事會應將其他花費也列入考量。「我認為並非所有外州學生都應支付較高額的學費。雖然與其他州立大學相比,加州州立大學系統的學費偏低,我們對此心懷感激,但加州的生活費用也比其他州高出許多」。

文章轉自:教育部電子報

2021年2月20日 星期六

直升機父母要學會放手的10大原因

父母總希望孩子出人頭地,好不容易鞭策孩子上了大學,如果學業上有些狀況,有些個性比較積極的父母會主動向孩子的大學教授連繫,希望了解孩子在大學念書的狀況。不過,在講究個人主義與追求獨立的美國,這樣的父母反而會替孩子的大學生活帶來反效果,美國新聞與世界報導US. News提供了10大理由,如果你的爸媽也是直升機父母的話,一定要請他們聽進去、停止類似的行為:


1. No one does this 沒有人這樣搞:基本上,大部分的父母不會這樣做,因為這是少見的行為,一通來自父母的電話,如果只是為了討論雞毛蒜皮的小事,可能從此就讓孩子在大學教授心中貼上了特殊標籤。

2. It annoys the professor干擾了教授的教學計畫:教授在面對各式各樣的學生,就算是憤怒的學生,都有他們自己的一套。如果家長拿出家長的身分來壓制教授,只會讓教授覺得被攻擊,這對師生關係來說也不健康。

3. The student loses the pity factor 這讓學生失去了同情分:當學生有麻煩時,多數老師還是會心軟,想辦法幫學生解決問題。如果學生需要教授的協助,還是要自己出面解決,務必不要抬出父母來壓制老師,那通常只會適得其反。

4. The professor gets up his or her guard 教授也會有防禦的行為:如果只是學生來找教授,教授通常會正面回應學生的需求。不過當父母一同出現時,教授心中難免會覺得萬一事情沒有處理好,父母是不是會再往找上系主任或是院長,不達目的不罷休。這反而會讓教授完全按照系上的規則來處理學生的事情。

5. The parent could really go overboard 父母常會反應過度:美國曾發生家長因為孩子學分不夠畢業,便威脅系上通融讓孩子過關,否則要對系上開槍,這當然讓事情變得更複雜,甚至涉入觸法的邊緣。

6. The parent could really embarrass the child 讓你的孩子很沒面子:你的孩子已經是一個應該要獨當一面的大學生,事事還要父母出面,他們也是會難為情的。

7. Parents are coming in the middle of the game and might mess up the situation more 家長出面讓事情變複雜:當孩子出包時,讓孩子自己面對,如果父母忽然跳出來,在不了解事情全貌時,用些奇怪的理由替孩子辯解,情況只會更糟。

8. The intervention brands the student as a child.讓孩子貼上了不成熟的標籤:大學教授通常將學生視為成人一般尊重與對待,如果家長急著替孩子出面,那你的孩子真的會被教授與同儕貼上「孩子」的標籤。

9. It exposes a family problem 暴露家庭問題:家長如果直接干預孩子在大學的狀況,其實也暴露了這是一個有潛在問題的家庭。

10. It shows that the parent—and the student—don’t really understand what college is 顯示對大學教育有錯誤認知:在小學和中學教育,父母和學校的關係應該保持緊密,這也是為什麼中小學都有親師會。但是,大學是另一個等級的學校,銜接了學習與社會,家長應該學會放手,孩子才能長大。

文章轉自:English ok

學者提醒加國學生善加運用獎學金資源

 新冠疫情持續為加拿大全國大學生帶來諸多不確定性,許多學生因為擔心缺乏工作機會或是工作前景不佳,無法負擔學費,而考慮暫停學業。


加拿大統計局 (Statistics Canada) 近日公布的一份報告顯示,疫情爆發後,有越來越多學生擔憂自身的財務狀況影響就學。根據報告,新冠病毒大流行導致大量合適學生的工作流失,原有的工作機會被推遲或甚至取消。去年3月,新冠疫情在加國爆發初時,21%的學生失去工作,34%在2個月後被解雇,有26%雖然繼續工作,但工時被迫減少,僅有不到25%學生的工作不受影響。

對此,幫助大學生尋覓獎學金申請機會網站GrantMe創始人Madison Guy特別提醒,加拿大有大量獎學金、助學金、補助等可供學生申請,申請資格也並不要求學生必須有完美的成績,或是在體育和其他才藝方面有傑出的表現。他指出,很多學生忽略了申請這些獎助金的好機會,以致每年有數以百萬加元的獎學金和補助金無人申請。加拿大學生畢業時平均背負約2.6萬加元的學債,然而很多學生卻從未申請過任何獎學金或助學金。

卡加利大學註冊部門主任Angelique Saweczko也指出,學校提供多達上百萬元獎學金和多項獎助計畫。許多學生經常存有誤解,認為必須等到被學校錄取後,才能開始申請獎學金或獎助計畫,但實際上她建議學生可在申請入學時即可著手開始申請這些獎助。

文章轉自:教育部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