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0年5月24日 星期日

「選擇」,不過就是日常生活的「必須」──給為升學煩惱的學生一些建議

顏卉婕/Actress Model 2020/05/07

升學應該是每個人求學階段中,為自己做一個重要決定的時機,而這個決定會帶領你走向新的方向,直到你遇到下一個十字路口。原本的我,以為升學進了一個科系之後,我就可以一帆風順地直走到底;直到上了大學、出了社會之後,我才發現,「選擇」不過就是一個人日常生活的「必須」。
試著去做自己想要做的事
我想分享在英國的時候,觀察到的一些現象。
我認識的年輕設計師朋友,普遍都在大約青少年時期,就萌發了對於時尚及「設計自己的衣服」的興趣。在我認識他們時,他們大概平均約 17 到 20 歲,有一些人正在就讀服裝設計學院,有一些人則沒有繼續升學,已經開始憑著努力打工賺錢,拿打工來的錢來設計自己新一季的作品,甚至還辦了小型的時裝秀,請模特兒來走秀,而我就是當初為他們走秀的其中一個人。
他們普遍非常知道自己的品牌風格,也熱愛一些時尚元素,會將生活中的靈感轉化成自己的設計。在他們解說和展示他們新一季的作品時,你可以感受到他們熱愛他們正在做的事。其實他們跟我們是一樣的,每天在面臨新的挑戰及選擇;唯一不同的是,他們非常知道自己「想要什麼」,而且為了這個目標,每天努力去面對新的困難並克服它。
如果你要問「怎麼知道自己想要什麼」,其實最簡單的方式就是「試著去做自己想要做的事」:實際投入時間,體驗工作環境,看這個工作是不是真的適合你。大部分成功的人,都是很早或很小就了解自己的人生方向,進而專注於這個行業內,不斷精進。
當然也會有少部份的人,在跨領域後,特別珍惜自己擁有的機會,工作 1 年可以像是 3 年經驗一樣地快速成長,儘管付出的心力是別人的好幾倍,但因為喜歡和熱愛,所以往往感受不到辛苦。而這個也是我審視自己的方法之一。當我為某件事不斷找藉口不去做,我就知道其實我根本壓根就不想做這件事。與其去找到自己熱愛的事情是什麼,你不如先找到並離開不想做的事情,這樣反而可以讓你更輕鬆地整理好你的「人生清單」。
如果現在的你是一個即將升學、想要知道自己真正適合什麼的高中生,那你應該要先問自己:「我曾經為自己做過什麼呢?」學校社團、打工或是企業實習參訪等等活動,都是很珍貴的時光和機會,能夠讓自己更了解自己。人們往往只能夠選擇「當下對自己最好的選擇」,而這項選擇之後的人生,仍需不斷地調整方向。
每一條路上的旅程,都是你的養分
最近在網路上看到 Deshauna Barber 的畢業演講影片,她是一個非裔美國人,她在演講上分享一件改變自己的故事:她曾經遇到一個女生,這個女生一開始質疑她是不是在美國出生,讓她感到被冒犯,而後這個女生語出驚人地告訴她,「妳看起來有機會成為下一位『美國小姐』喔。」
結果 Deshauna 大笑地回她:「小姐⋯⋯我不知道妳在說什麼,我才正要升上維州大學二年級,3 年後我會參軍,成為一位軍官。」但這位小姐仍說服 Deshauna 隔天在一家星巴客見面。帶著厚厚一疊選美書籍的她,說服 Deshauna 參加了人生第一場選美,結果輸了。接下來的每一年,Deshauna 都參加州內選美比賽,一直到第 6 年她都是輸家。這時,Deshauna 打了一通電話給 6 年前那個瘋狂的女生,而她告訴她:「妳不要放棄,妳要不斷地去試。」
2015 年 6 月,那個說服 Deshauna  選美的女生因白血病去世。2015 年 12 月,Deshauna 成為「華盛頓哥倫比亞特區小姐」,將代表該區競逐「美國小姐」后冠。2016 年 6 月,Deshauna 成為史上第一位擁有「美國小姐」稱號的軍人。
人生中你會遇到很多的選擇,有時候會繞了一點路,但是每一條路上的旅程,都會成為你的養份,而最終你會走回你原本想要走的道路上。
學習各種專業能力,都是一種累積
另外一個常常有人問的問題:「我該選擇『個性適合但比較沒有時間選修多元的課/前景確實但稍嫌狹窄』的系所,還是『個性不太適合但有選修彈性/前景模糊但廣泛』的系所?」
如果申請大學的你正為此問題煩惱,建議你先去找該科系的教授或是學長姐請教,甚至可以去聽看看許多已經出社會的該科系前輩的意見,了解他們未來的出路及工作機會,選擇一個「自己不會一直找藉口不去唸」的科系。蒐集完資訊後,你至少可以了解哪一個科系是你絕對不要的,那選擇就會變得更容易。
一個人至少要擁有一個專業能力,這個是肯定的──有了專業能力,可以確保自己能夠有收入,去支撐自己發展第二項專才。大多數的人在學校學習的專業能力,會跟自己最後做的工作不太一樣,但這些專業能力都是一種累積,不管你未來在哪一種產業,這些能力不會消失;而且或許你會發現,有了這些能力,可以更容易掌握更多的資源、更容易解決問題。

更多精彩報導,詳見《換日線》
※本文由換日線授權報導,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為了留住人才,日本汽車業龍頭TOYOTA全面推動「在家工作」制度

Worklife in Japan 2017/02/06

最近觀察日本企業有一種感覺,引導日本變革的,似乎不是新創公司,反而是一些日本的大企業。就連新創業界來說,日本的主要資金來源也是來自大企業的投資,這是跟其他國家很不一樣的地方。(請看〈 Corporate Venture is the King in Japan〉)
為什麼呢?或許因為日本優秀的人才大部分還是在大企業上班;或許只是因為媒體都報導大企業,不報導小家公司的創新;也或許是日本的新創公司原本就不多。(最近看了《快思慢想》這本書,所以不能太斷言自己想的東西,或許只是我腦裡系統在作怪)
但總而言之,今天要介紹一個日本全球知名的大企業豐田(TOYOTA),最近的例子。
豐田汽車去年 8 月,近乎全面實施員工「在家工作」制度
大家記不記得幾年前 Yahoo 取消了員工「在家工作」福利引起的喧然大波?這個「在家工作」的話題終於跑到日本來了。
這次帶頭的,是日本最大車廠 TOYOTA,從去年(2016) 8 月開始,TOYOTA 所有的總合職社員(25,000人,包括人事、會計、業務、研發,不包括契約社員、工廠勤務的社員)都可以在家工作,一個禮拜只要到公司 2 個小時,其他時間都可以在家裡工作。
現在已經導入「在宅勤務」(home office)的日本企業不是沒有,但是大部分都只是針對部分員工,而且可以在家工作的時間也有所限制,沒有像 TOYOTA 一樣全公司的(辦公室)員工都可以申請,而且時間幾乎沒有限制(一個禮拜只要到公司 2 個小時)的企業。
TOYOTA 為什麼要這麼做呢?
「留住人才」更勝「改善效率」
在美國,「在家工作」的制度,不論採行與否,主要都是基於企業效率的決策。
如之前 Yahoo 取消在家工作的福利,是經營階層認為員工一起在公司工作,可以加強溝通(註一)。又例如像 Dell 也推行在家工作的制度,2020 年要達到 50% 的員工在家工作的目標,如此一來可以減少辦公室所需要的空間(1 年可以省 1,200 萬美金),員工也可以減少通勤時間,同樣是經營效率的討論。(註二)
但 TOYOTA(或說是日本企業)導入在家工作制度,有個比較不一樣的議題:員工育兒跟介護(照顧年邁父母)的需求。
TOYOTA 配合日本政府政策,在 2020 年前要將女性的管理職人數增加三倍(註三),為了這一個目標,所以第一個要做的就是防止女性因育兒而離職的狀況。「在家工作」的制度就是防止的對策之一,不僅女性可以利用這個制度在家邊工作、邊帶小孩,男性也同樣可以輪流在家工作、幫忙分擔育兒的工作。
另一個原因是,在家「介護」(照顧年老家人)的需求也越來越多,如果不施行在家工作的制度,TOYOTA 也會因此失去許多人才。根據日本政府的統計目前日本每年約有 10 萬人,因為介護而離職或轉職。日本人口老化嚴重,需要在家介護的人勢必會繼續增加,在家工作的制度變成「不得不的福利」。
羅馬不是一天造成的,「循序漸進」的執行
為什麼 TOYOTA 能這麼做?在家工作員工不會偷懶嗎?它不怕資料外洩嗎?
在其他國家執行都會有這種擔憂了,更何況是在日本。如果你有在日本工作的經驗,多少可以感受到這種變革在日本有多難推動,隨便在公司提一個小改變,可能就被前輩、上司 challenge 到爆了。
那 TOYOTA 為什麼敢這麼做?答案是「羅馬不是一天造成的」。
TOYOTA「在家上班」的改革,是採階段式的執行,一開始只以育兒階段的員工為對象,而且就算在家工作,每天至少還是要到公司 4 個小時;執行一段時間沒有太大問題之後,在 2015 年 4 月,再將對象擴大到只要有 1 歲以下嬰孩的員工都可以在家工作,而且一個禮拜只要到公司 2 個小時即可。最後才變成所有的員工都適用,階段式的做法也很符合「豐田式改善」的風格。
另外,對於資料外洩,TOYOTA 也有防範措施。將員工和公司的資料集中到自家的雲端硬碟統一加密,員工在內部的雲端系統完成所有作業,不會有資料儲存或下載到員工的電腦中,如此一來可以降低員工下載機密資料外洩,或電腦失竊的風險。
TOYOTA 帶頭的兩個意義
由 TOYOTA 帶頭,在日本導入在家工作的制度,有兩個代表性的意義。
1. 日本汽車產業甚至是部分製造業的制度,其實都是跟著產業龍頭 TOYOTA 在走。
像是每年的暑假什麼時候放,一定都會參考 TOYOTA 的日曆;每年「春鬥」(工會工資談判),大家也都是參考 TOYOTA 薪資的漲幅、bonus 的多寡,來評估自己公司的談判。這次 TOYOTA 帶頭導入在家工作制度,相信日本其他企業也會陸續嘗試跟進。
2. TOYOTA 的生產系統、作業模式上的管理不僅是日本企業,在世界也是標竿企業。
這次 TOYOTA 導入在家工作的制度,大家也期待 TOYOTA 可以以它在生產上的效率管理,帶進辦公室員工在家庭與工作之間的效率管理上。
話說,正在為了「一例一休」爭論不休的台灣,企業以後對在家工作會不會也放寬?(或是已經放寬了?又「在家工作」會是現行台灣企業普遍採取的「責任制」,面對新勞檢制度的一種企業和員工的雙贏解決方案嗎?也許後續會有更多討論)
如果放寬的話,是走美國路線,想要提高效率;還是走日本路線,想要留住員工呢?
如果放寬的話,會是大企業領導改革?還是新創公司帶頭衝呢?

更多精彩報導,詳見《換日線》
※本文由換日線授權報導,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深入芬蘭教育現場:邊玩邊學等於「放牛吃草」?沒你想像中的簡單!

水鹿遇到馴鹿2019/07/03

上一篇提到關於芬蘭教育現場的實際觀察,也討論了不同的看見與其需要面對的問題。新課綱自 2016 年開始實施以來,雖然在執行上仍不完美,但導入「現象為本學習」,確實可以讓孩子有機會綜合思考各科所學,並將這些知識應用在實際的問題上。換言之,這是一種「帶著走能力」的培養。此外,芬蘭的基礎教育系統與某些核心價值的堅持,依然是他國可以效仿與學習的對象。此篇文章會綜合兩位台灣學者的芬蘭經驗,分享他們從中觀察到的精華之處。

課堂體驗:現象為本學習
現象為本學習(主題式教學法)由於眾多媒體報導,想必大家並不陌生。但到底在實踐上如何成為可能?
臺灣師範大學課程與教學研究所博士候選人陳玟樺在 2018 年為了進行博士論文「芬蘭赫爾辛基一間國中課室實施現象為本學習」研究,花了一整年時間參與芬蘭中小學課堂觀察,並跟著個案學生一同上、下課,有著相對完整的課堂觀察經驗。當然,也第一手體驗現象為本的學習。
到底什麼叫做「現象為本的學習」呢?這指的是學習課題來自真實世界的現象,例如城市規劃;學習過程必須深入情境脈絡,整合各科目以便能整體理解甚至解決問題。玟樺老師以她的個案學校為例指出,現象為本學習是老師給予一個主題,學生們就這個主題發展自己的學習方案,進行不同的相關任務,過程中需要綜合運用本身已有的知識與學科知識。
而這樣現象為本的學習的成效如何?前一陣子 CNN 的報導也提到芬蘭把對抗假新聞做為學習目標帶入各個階段的課堂,以現象為本學習培養國民批判性思考的能力。自從 2016 年課程開始以來,已成功讓芬蘭民眾能夠對假新聞有比較好的抵抗力;在一個針對 35 個歐洲國家的調查中,芬蘭民眾在對抗假新聞的能力表現最佳。
芬蘭教育正能量:信任、尊重、舒適(relaxed)的學習氛圍
芬蘭教育讓兩位學者印象深刻的部分,除了備受重視的課綱安排之外,也有三個值得學習與分享的軟實力。
第一、舒適學習氛圍
陳玟樺老師在研讀研究文獻以及對個案學校師生訪談之後歸納: 「芬蘭學生較投入學習的原因,根據我的觀察,與一些文獻上所指相似,例如:重視戶外遊戲(outdoor play)、指派較少課業(minimal homework),以及促進感到舒適的學習氛圍(promotion of a more relaxed classroom atmosphere )等,而這些正也是與臺灣課室較不同的地方。」(註1)說到學習氛圍,把學習與「玩」結合對年紀小的孩子尤其重要。玩是孩子認識世界的方式,也是培養孩子能力最棒的媒介。
我們把陳老師的「舒適的學習氛圍」觀察與研究芬蘭幼教多年的 芬蘭幼童福利推動聯盟 (Mannerheim League for Child Welfare) 資深專案計畫員 Johanna Sourander 討論,她有兩個小回應。第一、個人層次來說,芬蘭老師悉心帶孩子「玩中學」必須注意到這不是紊亂零散、毫無章法地放牛吃草;相反的,芬蘭的「玩中學」是透過有紮實教育學與課程設計為底蘊的教師,系統性地從理論到實踐支持孩子。比如說透過像是俄國心理學家 Lev Vygotsky 所著稱的「最近發展區」理論 (Zone of Proximal Development,簡稱 ZPD) 來協助孩子辨識發展區的界限,然後讓孩子在成人的協助指引下亦步亦趨、從原有的發展程度增加到更高的程度。第二、巨觀而言,「玩中學」在芬蘭是透過國家師資要求,每一小群孩子都有至少一名大學畢業有專業課程設計訓練的老師來陪伴與設計「這孩子怎麼玩來學習最有效」的幼兒學習發展計畫(芬蘭文 varhaiskasvatussuunnitelma)。這樣的國家資源挹注,大大減低了每個家庭背景不同所造成孩子學習發展的差異。這在現今的台灣也值得思考,畢竟在台灣「玩中學」很大程度變成一種是對教育有概念與能力的家長自己撥出時間獨力負擔。有能力的家長大可以用跳格子、做披薩、配對樸克牌、藏彈珠等來系統性培養孩子專注、觸覺、認知、視覺能力,但是沒有條件的家庭就可能被遠拋在後。
其次,讓學生保持好奇心
關於好奇心,是指學生對於學習是感到有趣的、保有動機的、想要進行探索的。因為玟樺老師在個案學校所觀察到的芬蘭課堂有些學科並沒有使用單一教科書,而是以諸多參考書為替代。與單一教科書不同的是,參考書就像是字典一樣的功能,擺在教室某個地方供隨時查詢之用。芬蘭老師會在厚厚的參考書裡面選擇學期開始前已規劃好的、重要的要教的部分,學生則主要使用筆記本來記錄學習過程,在學習過程中,師生會依實際運作情形隨時調整學教歷程,而這能夠讓學生保有學習動機、感受到學習富有彈性,而更願意積極參與。
第三,對人的信任與尊重
目前任職於南臺科技大學的王佳琪老師提到,她在 2014 年到芬蘭赫爾辛基大學擔任訪問博士生,進行 8 個月的觀察與研究,當時還是博士班學生的她,在赫大的研究團隊中感受到身為研究人員的尊榮感。佳琪老師提及,當時因為研究需要至芬蘭國小蒐集學生資料,基於研究倫理,向未成年研究對象蒐集資料前,必須向學校及家長們提供充分的資訊,獲得學校及家長同意後才能進行研究。(註2)另外,佳琪老師還訪問任教於艾斯博 (Espoo) 某一所小學的三位教師,他們提及芬蘭的教師不需要接受教學評鑑,在芬蘭國家核心課程(The Finnish National Core Curriculum )的架構下,教師可自行或與其他教師協同合作設計教學課程。從訪談這三位教師的過程中,能感受到芬蘭教師對自己教學工作的高度認同感和教學自主權,而他們對教師這份工作的高度認同感,則是來自於社會大眾對於教師專業的信任。 
佳琪老師在訪問赫大期間,一位紐約大學 Eduardo Andere M. 教授曾經到赫爾辛基大學行為科學院分享他在 2013 年所寫的一本書:《Teachers' Perspectives on Finnish School Education: Creating Learning Environment》。Eduardo Andere M. 教授將訪問眾多教師和校長的資料,分析整理寫成了這本書,他不是芬蘭人,卻寫了一本教師對芬蘭學校教育觀點的書,而這場演講再度呼應了芬蘭教育的成功是如何在過去歷史文化脈絡下及教育改革的洗禮,逐漸演變成至今彼此尊重互信的教育系統及高教師品質,而這樣的成功經驗是難以被其他國家直接複製的。芬蘭教育的獨特性,和師資培育制度以及身為教師及學生是如何被尊重與信任,有很大的關聯性。
改革並非一蹴可幾,會有一段混沌陣痛期
雖然現象為本學習的成果在某些方面已受到肯定,例如前述對抗假新聞的 CNN 報導,但陳玟樺老師在她的訪談與觀察中,也發現芬蘭師生仍在實踐中繼續調適與修正,儘管此取徑在芬蘭新課綱公布之前已有一些前導學校先行實施,但就教學現場的觀察仍可見到大家仍戰戰兢兢地「做中學」。這可以理解,因為改革需要時間,而過程總是會經歷混沌時期。大多數民眾甚至第一線工作人員在這段時期通常無法很具體且精確的了解改革目標,不過,總是會在不斷的嘗試整合中逐漸清晰。
台灣也即將迎來新的 108 課綱,對於這次的教育改革,芬蘭經驗能夠提供給我們所需要的參考嗎?下一篇將繼續藉由兩位教育學者的觀察與經驗,來討論台灣能夠從芬蘭借鏡之處。

更多精彩報導,詳見《換日線》
※本文由換日線授權報導,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日本研擬3階段放寬入境管制 商務客優先

日本經濟新聞報導,日本政府已開始檢討分3階段放寬目前實施的入境管制措施,目前一個可能方案是先解禁商務人士及研究人員、其次是留學生,最後才是觀光客。

日本政府將關注國內外2019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疫情狀況,慢慢擴大入境解禁對象,有助國內經濟復甦。

日本目前拒絕入境的對象國家或地區共有100個,對來自其他所有國家或地區的人,也籲請在飯店等地待命14天。

放寬入境管制措施的實施日期未定,將從可以預見疫情平息的時間點開始實施。

日本政府今天宣布第2波「緊急事態宣言」解禁地區,總計全境47個都道府縣,只剩下東京都、北海道等5都道縣,仍維持緊急事態。
著眼疫情已有平息傾向,日本政府希望分階段讓經濟活動回復從前,並以逐步打開跟國際間的往來作為目標。

根據目前所知方案,第一階段開放入境日本的以商務人士為主,希望活化企業活動有助景氣復甦;第二階段則是讓留學生入境日本,因為留學生也是日本便利商店等業界的支柱。

至於觀光客部分,雖然可以刺激日本國內消費,但因為移動機會多,範圍過廣可能帶來疫情再度擴散的風險,日本政府將從經濟及防疫兩方面進行判斷。

政府高層官員及有必要給予人道考量的人士,現階段也根據個別情況給予入境許可。

日本內閣官房長官菅義偉19日曾說,會考量對象國家疫情等狀況,在適當時機進行整體判斷。就算日本政府完全解除「緊急事態宣言」,仍有必要持續防疫措施,要馬上放寬入境限制恐有困難。

日本經濟再生擔當大臣西村康稔說,全球疫情仍在持續擴散,現在不是判斷放寬入境限制的時機,日本政府會慎重因應。

日本政府會在分析對象國家疫情現況的同時,尋找可能放寬限制的國家及時期。確診病例少且跟日本有強大經濟聯繫的越南、台灣及部分歐洲國家等,有可能是放寬入境限制的候選國家。

日本政府將參考中國、歐盟等國家的放寬管制作法,來制訂具體政策。
不過,日本境內病毒檢測能力可能是要放寬管制的一大課題,例如中國提議日本相互放寬商務人士往來,但要求日本必須在商務人士進入中國前實施PCR檢驗。

但日本沒有症狀的人很難接受PCR檢驗,且跟海外各國相比檢驗件數都來得少,如何強化檢驗量能成為課題。

文章轉自:聯合新聞網

受疫情影響 奧地利延長大學年度報告繳交期限

奧地利教育部和奧地利品質保證及評鑑中心為大學減輕行政負擔,考量各大學因疫情影響,將奧地利大學年度報告繳交時間延長。
在當前的新冠狀病毒(COVID-19)危機中,奧地利大學本學期已成功地改為線上教學課程。同時奧地利教育科學及研究部也和奧地利品質保證與評鑑中心(Die Agentur fur Qualitatssicherung und Akkreditierung Austria, the Agency for Quality Assurance and Accreditation Austria)共同研商,在確保高等教育品質方面外,也減輕大學的行政負擔。因此,奧地利專業高等學院(應用科技大學)和私立大學應繳交給奧地利品質保證及評鑑中心之年度報告期限為2020年5月底至10月底,延長為五個月,這使大學在這個充滿挑戰的時刻可更加靈活,及時使用資源。
奧地利品質保證及評鑑中心目前已經很大程度地進行虛擬視訊和靈活的評估和諮詢,簡化申請程序,降低了大學成本。奧地利應用科技大學和私立大學目前也正全力以赴,以在這種充滿挑戰的情況下保持教學和研究品質,並使學生在無推遲學習時間上能順利地往前。許多良好的例子表明,學生成功地適應線上課程。
奧地利教育部長Heinz Fasmann表示:奧地利品質保證及評鑑中心採取適當且注重品質的方法,在面對目前的挑戰下,保持年度報告的品質,允許大學在繳交年度報告方面有較長的時間準備。F部長並表示,從教育政策的角度來看,系統地開發和保證教學及研究品質是高等教育服務最重要的目標之一;同樣重要的是,盡可能性地支持大學的日常業務;當前的繳交報告時間延長協議,是使資源能更加靈活的運用與滿足品質保證報告間的一個很好的折衷。
奧地利品質保證及評鑑中心執行長Jurgen Petersen 則以為,在這個充滿挑戰的時期,中心希望可以支持和減輕應用科技大學和私立大學的行政負擔,這包括年度報告繳交時間的延長;同時,中心將繼續與專家和大學以線上方式靈活地進行評估程序,以便後續相關事項辦理。
為確保奧地利高等教育品質保證,2012年《大學品質保證法案》(HS-QSG)提供創造一個跨部門和獨立機構的法律基礎,奧地利品質保證及評鑑中心應運而生。P執行長期待中心與應用科技大學和私立大學一起反思在病毒危機中獲得的經驗,並以此為契機,共同提高教育品質。
文章轉自:教育部電子報

2020年5月18日 星期一

為什麼要取一個英文名字?我們都搞錯重點了

Amber/安柏不在家

旅行的時候,免不了要跟世界各地的背包客自我介紹,三大基本問題就是:安安你好住哪幾歲叫什麼名字。初到英國時,我搬進位在東倫敦的一間 Hostel,一如往常和大家交換名字。
我說:「我叫書瑋。」
用標準的中文發音去念我的名字,對他們來說當然詰屈聱牙,一個禮拜過去了,上下舖兼左鄰右舍鄰居也混熟得差不多,仍然半個沒人記得住我叫什麼。隔壁床的黑人女孩說要加臉書,她看到我的頁面,發現本名旁邊標註的 nickname 是 Amber 後。大家突然鬆了一口氣似的,全部室友瞬間記憶力大增,開始瘋狂 Amber、Amber 的叫。
過沒幾天,新室友法國人住進來,又到了「安安你好住哪幾歲」時間,為了不想讓她精神錯亂,我很爽快的說我叫 Amber。
想不到她卻突然開始抱怨,說為什麼亞洲人都愛另外取個英文名字?當下雖然覺得有種被陰的感覺,但確實也讓我認真思考,究竟是什麼原因造成亞洲人會特別取個英文名字的文化。
從小時候上的第一堂英文課開始,老師就要我們取個英文名字,還是小學生的我們當然沒有任何概念,只要喊的出口,隨便一個什麼都行,乖乖寫上去、放在課桌前給同學老師上英文課時叫得出來就好。一直到長大,台灣的工作場合也流行用英文名字稱呼彼此,到後來已經不知道換了幾個隨手取用的拋棄式英文名:Kate、Amy、Emily,當然撞名的場合更是不少。這個傳統一直延續到我出國,以為人到國外就是要使用英文名字,旅行久了才發現,其實很多人都是用自己的本名在發音。而取英文名字的習慣其實是從一個沒有由來的教育、文化習俗養成。
法國新室友說,她其實很不喜歡亞洲人另外取的英文名字,總覺得我們是隨便拿個英文名字來用,有種很不真實的感覺、而且有些很怪。舉個例子來說,女星 Angelababy 的名字,就像外國明星來台灣稱呼自己叫「天使寶貝」一樣奇怪。
我說我可以體會,這就像外國人老是在身上刺些意味不明的中文一樣。也許是華人和西方文化不同,我們除了本名之外,還有很多乳名、小名、筆名、綽號,也很常見和本名諧音相似的英文名字,因為在台灣這個社會,直呼本名總是會讓人覺得有點不禮貌。
神隱少女電影中,千尋被錢婆婆拿走名字;白龍失去名字後,同時也失去了自己。而我們(在父母或長輩)千挑萬選、配生辰八字算命盤配五行還要包大紅包給算命師的名字,每天都這樣呼喚著,在靈魂上刻下了記號,換了英文名字,好像叫的不是自己了。
我跟法國女孩說,我的中文名字叫書瑋,書是 book,加一筆畫變成「晝」、再加一筆成了「畫」;而瑋則是美麗的玉石。英文名字 Amber(琥珀)是從中文字的概念取用而來的。我說我的人生離不開書與畫。
她聽了恍然大悟,並且非常喜歡我跟她解釋中文名字裡博大精深的意涵,但我見過最美的方式是台灣作家胡淑雯,她在《哀艷是童年》一書裡寫到自己是這麼對外國朋友解釋的:「胡」,是古老的月亮。
「淑」,一道水,流上,再流下,一而再,再而三。我把這個字拆成「水」「上」「下」「又」,用英文向他解釋。
然後是「雯」:幾滴雨,落在幾個字上。Rain drops falling on a few words.
我至今還沒有認識其他人能夠用這麼美的方式解釋名字。有些人認為取英文名字是方便讓人稱呼、也有人認為只是自己眾多別稱的其中之一、有些則是沒由來的用了一個異國名字稱呼自己,不管是哪一種,其實重點還是在能與不同文化的人們相互溝通、理解。
下次,不妨試著用自己的方式解釋自己的中文名字吧!也許對外國人來說不好念、不好記,但也是場異文化交流。

更多精彩報導,詳見《換日線》
※本文由換日線授權報導,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公費留學能延長 區權會可實體開會

公費留學生申請能延長!疫情中心副指揮官陳宗彥13日針對本報提問表示,公費留學生因疫情延長出國期限問題已與教育部溝通,「只要留學生向教育部提出申請,延長都會通過。」另外陳時中表示,「酒店、舞廳只要戴口罩做好防疫就可以開放,大樓區權會也比照辦理開放實體投票。」

公費留學可延長


另外,中央疫情指揮中心13日舉辦例行記者會,針對本報提問國內公寓大樓是否能召開住戶的區分所有權人會議,陳時中回應表示:「這沒有問題,只要戴口罩、維持社交距離,開會、投票都沒有問題。」至於公費留學生時效即將到期的問題,副指揮官陳宗彥則表示,已與教育部就申請延長討論,並通過延長的許可。

他說:「公費留學生務必向教育部提出申請,延長也都會通過。」指揮官陳時中同時宣佈13日無新增確診病例,「是連續6天國內外都零確診。」另外,總計有345人解隔離,印度包機返台則有1位民眾後送就醫,其餘在集中檢疫所檢測。

「酒店、舞廳可以有條件開放。」陳時中主動說明近日頻頻被提及的酒店、舞廳業者開放問題。他說,只要避免人潮聚集,做好戴口罩及實名制等,「這樣的條件下就可以開放。」他指出,當初宣佈停業時是因為社區感染風險非常緊張,「當時全國縣市政府都非常配合,現在開放當然也包含這些行業。」

文章轉自:聯合新聞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