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年10月19日 星期五

歐盟2021年推電子許可措施 不影響免簽待遇

歐盟將在二〇二一年起實施ETIAS電子許可措施,未來赴歐洲申根國家免簽的旅客,須事先申請旅行許可,但不影響免簽待遇。
為打擊恐怖主義、維護歐洲邊境安全,外交部昨天表示,歐盟仿照美國及澳洲作法,將自二〇二一年起實施ETIAS電子許可措施,對所有原適用免申根簽證入境國家旅客進行身分查核,這項措施並非針對台灣旅客。
未來國人赴歐洲申根國家前,須上網填寫有效的台灣護照、電子郵件及信用卡等資料,並繳交相關費用。根據歐盟規畫,ETIAS的申請費用為每件七歐元(約新台幣二百五十元);若申請人未滿十八歲,則無須負擔任何費用。
外交部表示,ETIAS許可有效期限為三年,期間可無限制次數入境申根地區,但仍需遵守免簽停留上限九十天等相關規定。大多數人可在申請後數分鐘內獲得許可,即可免簽證待遇入境申根公約國。詳細申請方式將由歐洲經貿辦事處透過網站發布。
近來網路上傳出歐盟推行這項新措施,將使台灣赴歐免簽消失。但根據歐盟執委會發布的新聞資料,ETIAS並非簽證,享有赴歐免簽的旅客僅需要在出發前取得旅行許可。ETIAS系統操作簡單,超過九成五的申請者都能在幾分鐘內取得旅行許可。
文章轉自:聯合新聞網

從小討厭廚房長大追尋廚師夢 男大生將飛法國深造廚藝

為了當1名優秀的廚師,大葉大學餐旅管理系學生劉宸佑曾半夜一個人在廚房切洋蔥、紅蘿蔔,勤練刀工;「想起每個晚上都要求自己一定要切完一整袋,常被洋蔥嗆得淚流滿面。」他說,接到法國費杭迪高等廚藝學校的錄取通知,這次流下喜悅的眼淚。
劉宸佑現在是大三生,大學還沒畢業就獲得「餐飲界哈佛」法國費杭迪高等廚藝學校(Ferrandi)的錄取通知,明年1月底將飛往法國,展開為期一年的留學生活。劉宸佑開心地說,這是他圓夢的第一步,期許自己未來可以結合台灣料理與法式料理,開一家屬於自己的風格的法式餐廳。
劉宸佑家住新北市中和,從小到高中畢業時都很不喜歡進廚房,如今卻準備飛往法國追尋廚師夢?「高中快畢業時,跟同學到1家餐廳吃飯,我說出『我會是很好的廚師』,同學沒人相信。」劉宸佑決定選讀大葉大學餐管系證明自己說的話,他說,大一時他先學烘焙,但興趣不大,改學中西餐,一學就著迷。
他曾獲吉隆坡廚藝挑戰賽佳作,他回憶大二上學期的苦日子,「班上很多同學都早有進廚房拿菜刀的經驗,為能趕上他們,我曾一星期只睡5小時。我相信勤能補拙,常自己買一袋洋蔥或紅蘿蔔(都有30多顆),在晚上10點多到系上的廚房苦練刀工, 一個人練到凌晨2、3點才回宿舍。」。
洋蔥要切丁切得很細,炒過後放入湯料,會融化不見,湯不見洋蔥,但有濃濃洋蔥味才成功。「切洋蔥時常被嗆得淚流滿面,那是一段難忘的練刀工經驗。」劉宸佑說,未來三個月,他要勤練法語,為前往法國作準備,希望後年一月能順利取得學位返校。
大葉大學觀光餐旅學院副院長葉忠興說,與法國、瑞士、義大利、美國、英國、香港等6個國家、8所國際名校合作,學生可以先在大葉大學就讀,再前往簽訂雙聯學制合作的學校進修,完成學業後就可同時取得兩所學校的學位。
劉宸佑說,他念幼兒園就到一家知名的連鎖英語安親班上課,英語不成問題,「我曾到台中市1家法國餐廳打工,跟著法國老闆苦練法語,現在能用法語溝通,六月間接受費杭迪學視訊面談時,就用英、法語交談。」。
文章轉自:聯合新聞網

2018年10月18日 星期四

捍衛多元 哈佛學生、校友高喊「華裔挺平權」

哈佛廣場14日中午響起「多元化受到攻擊時怎麼辦?─ 站起來、反抗!」的對答呼聲,哈佛大學學生大喊「我不是只有分數」(Im more than score);約500名各族裔人士支持哈佛大學「捍衛多元」(# DefendDiversity)聯盟發起的集會行動,以呼口號、舉標語、遊行、聽演說,支持哈佛大學基於平權政策(AA) 的「有種族意識和包容多元」招生政策。
在「學生公平入學」(SFFA)控告哈佛入學政策歧視亞裔學生的官司開審前一日,兩方陣營幾乎同時,在哈佛廣場和波士頓考柏利廣場舉行集會活動,壁壘分明地叫陣。
「捍衛多元」聯盟由哈佛學生、校友、工會等組成,參加集會人群有來自哈佛校園近40個社團的師生校友、波士頓華埠和郊區的第一代移民、工會領袖及成員、也有許多特從外地來的支持者。
原本聚集在哈佛廣場的集會人群在活動進行半小時後,因人數過多,決定移師數百呎外的公園。組織者帶領眾多穿著藍色T恤的支持者沿麻州大道遊行;與會者高舉「捍衛多元」、「我不是棋子」、「華裔挺平權」、「華人支持種族公正」、「多元是教育和團結的之力量」等中英標語,沿途呼喊口號。
哈佛畢業的波士頓教師工會主席唐佳宇(Jessica Tang)直指SFFA的控訴令人氣餒和擔憂;布朗姆(Edward Blum)利用亞裔,減弱有色人種公平受教機會;指其掩蓋真相、否定差異、分化少數族裔群體、行其系統性種族主義之實。她說,忽視多元教育環境和文人帶來的益處將使白人和所有人受到傷害。「我們的信息很清楚:講出來(speak out)、支持平權」。
哈佛神學院非裔宗教學助理教授Todne Thomas說,「個體不同,但彼此交錯相連」,每個人所受的教育與其他成就既非自我所有、也非為個人所用;唯有多元能帶來豐富有意義的學習成長。
將在官司中出庭作證的哈佛越裔學生Thang Diep講自己的經歷,平權政策提供的機會;塔芙茨大學畢業的華人前進會代表葉威(Wayne Yeh)自稱是AA政策下「整體(holistic)考量」的受益者,亞裔應拒絕被人當作棋子,這場集會和官司不僅為了哈佛入學政策,也為改變全美校園環境氛圍、為弱勢族群爭取教育機會而努力。
文章轉自:聯合新聞網

全美MBA申請數降 芝大及西北也減少

經濟榮景就業機會增,加上川普政府移民政策緊縮,影響國際生赴美意願,美國研究生管理入學委員會(Graduate Management Admission Council)最新統計,2018年全美工商管理碩士項目的申請人數,平均縮水近7%,其中芝加哥大學、西北大學等全美頂尖商學院申請人數,也出現相同現象。
剛公布的這項年度報告顯示,包括兩年制的全職MBA課程、兼職或提供高管就讀的商業管理課程,都出現申請人數減少情形,而多所頂尖商學院也未倖免。
在美國與新聞世界報導2018年商學院排行榜中,排名全球第三的芝加哥大學布斯商學院,今年的申請學生數跌了8.2%;排名第四的西北大學凱洛格商學院,也遞減了2.7%的申請人數;排名第一的哈佛大學商學院,則減少了4.5%;與西北並排第四的史丹佛商學院,申請人數降低了4.6%。
芝加哥大學布斯商學院MBA系主任寇勒(Stacey Kole)說,這幾年就業市場強勁,繼續求學意願自然減低;周福拉表示,十年前經濟衰退前後的幾年,也出現了類似情況,經濟一好,MBA申請人數下降,經濟欠佳時,MBA申請人數也出現回升。
不過,這次的情況恐怕會跟之前有所不同,據統計,國際學生到美國念商學院的人數,大幅下挫了10.5%,研究生管理入學委員會總裁兼執行長周福拉(Sangeet CHowfla)說,國際生減少加遽了商學院申請人數遞減問題,「主要因為美國不再對國際生表示歡迎」,尤其學生簽證與畢業後的工作簽證,越來越難取得,「國際生乾脆到美國之外的其他國家商學院就讀。」
寇勒說,2018年該校商學院共收到4289份申請,比去年的4673份減少,他也提到,2017年該課程國際生占了35%,而今年國際生只有30%。
西北大學凱洛格商學院2018年申請人數,也從2017年的4471人降到今年的2595人。
頂尖商學院儘管申請人數縮水,但仍舊有足夠申請者,然而包括威克森林大學(Wake Forest University)、維吉尼亞理工大學(Virginia Tech)及愛阿華大學(University of Iowa)等,都因招生不足,而停掉了該校MBA課程。
寇勒提到,如果商學院的學生趨向國內化,將減少學生多樣性,長期更可能使美國經濟付出代價,「有才華的商業領袖如不受歡迎到美國學習,他們自然會把他們潛在業務帶到其他國家。」
文章轉自:聯合新聞網

2018年10月17日 星期三

歷史系畢業後,我如何被科技公司錄用?──「獨尊理工」的時代已過去,人文學科現今更顯價值

2018/10/05何則文/香蕉夢想家

我記得 2009 年大學放榜的時候,家中的遠房親戚打電話來詢問我的情況,聽到我考上歷史系以後,第一個反應是:「歷史系?那以後能當什麼?老師嗎?那則文有要去讀嗎?」
當下我是很震驚加上有些憤怒的,我告訴他們,別小看歷史,這東西我可是可以讀到博士當教授的。國高中我就對文科特別有興趣,歷史又是我最喜歡的科目,我都把歷史課本當小說看,讀完各版本以後,還跑去舊書攤買古早的部編版來看。
可惜,我最後不只沒有繼續攻讀到博士,連個歷史碩士學位都沒有。我後來跑去科技業,現在被知名企業外派當個小主管,帶領一個四五人的團隊,偶爾在網路上寫寫專欄。很多人感覺我現在的工作似乎跟當年選系風馬牛不相及,但其實如果重來,我還是會選歷史系,而正是因為歷史系的人文訓練,讓我有今天的各種可能。
企業面試官從「戰文組」,逐漸理解文組的價值
過去,我曾在專欄中介紹過史考特‧哈特利(Scott Hartley)的《書呆與阿宅》(The Fuzzy and the Techie: Why the Liberal Arts Will Rule the Digital World)一書,當時讀的是原文,如今欣見中文譯本問世。
哈特立提出的概念很簡單,就是在這個 AI、大數據跟區塊鍊等各種高端科技新名詞漫天飛舞的智慧時代,人文學科出身的學生更有價值。許多就讀人文科系的大學生來信向我詢問生涯規劃的可能時,我都推薦這本書跟其中的概念。
國內很多人都認為,學習人文學科是很沒有用的,從網路上常常有鄉民戰文理組就知道。這可以說是台灣社會普遍的認知了,讀理工以後賺的錢比較多,發展比較有可能;甚至有人說,那些 20 幾 K 的大多是「文組受害者」,讀理工出身,就算是私立科大的電機系,出來走相關職缺都至少有純文組 1.5 倍以上的待遇──但事情真的是這樣嗎?我當年在找工作的時候也常常被人資或招募主管「戰科系」。
我常常被問:「你是讀歷史系的,我們公司之前海外派駐幹部從來沒有用過歷史系的人,可以告訴我們非錄用你不可的原因嗎?」
通常遇到這種問題,我只會用另一個問題回敬:「你知道為什麼美國會打輸越戰嗎?」
我提出這個問題反問時,面試官都會愣住,剛好讓我繼續娓娓道來:「你不知道,這就是你們需要我的原因,因為商業的本質是人,戰爭也是,美國當年以為用先進的武器跟軍隊就能獲得勝利。他們的戰略忽視了越南人民本身的歷史文化背景,不了解敵人,最後落得狼狽撤離;商業就像戰場,想要開拓當地市場,你們需要有懂人文的人。」
後來,我錄取了許多家科技業的職缺。而這個概念在西方國家越來越流行,像微軟這樣的科技巨頭,也常常會在團隊中錄用人類學、社會學出身的畢業生。
因為不論是科技或商業的本質還是「服務人群」,「人」才是最重要的核心課題。在科技發展快速的當代,人文這樣的核心價值反而需要被強調重視。
技術可以輕易被取代,人文思維與精神則不然
前些日子,美國麻省理工學院就發表了一個實驗,他們以社群網站上的負面討論訊息作為一個 AI 的學習基底,結果導致這個 AI 演化成黑暗版本,比如給他觀看一個看起來像樹枝上的鳥的圖片,他會解讀為「一個男人觸電而死」。不論輸入判別的圖片是什麼,導出的結果都極端負面。
而蘋果公司的執行長庫克在 2017 年於麻省理工學院的畢業致詞也提到,他從來不擔心人工智慧有天能自我思考,他反而擔心的是人會因為科技的發展,失去人類最根本的人文精神、同理心等等。在科技不斷野蠻生長的今天,人文是我們在發展上不致失控的根本底線。
同時,人文學科對商業與科技發展是十分有幫助的,因為人文科學本質就是在研究「人」,從個人到群體,衍伸出了文學、歷史學、社會學、心理學、人類學等等學科,這些學科的根本都只是從不同面向探悉「人」是什麼、他們在幹嘛,而又為什麼會有這些思維、行為出現。
不論是發展商業還是科技,都是與一群活生生的人應對──這群人變化萬千,有著各種的樣貌──理解人的過程,不像是研究物理化學,可以直接拆開別人的大腦,或套用公式,研究怎麼回事。能解答的,往往不是冷冰冰的數據模型,而是人文科學。
哈特利在本書中就認為,過去獨尊理工的思維,在這個時代反而大錯特錯:隨著大數據跟人工智能的發展,科技業的入門門檻逐漸降低,很多技術問題已經不用勞動人來「親自」解決。
今天想要開展程設專案的人,甚至不需要請一個工程師,一個國中生都可以運用  GitHub 原始碼代管公司,以及程式問答網站 Stack Overview,展開程式設計專案。
過去用未來要申請的職業,思考應學習學科的既有思維,是把人塑造成「工具」,但隨著數位時代不斷發展,擁有技能反而容易被未來科技取代,反而是「問對問題,找到問題,解決問題」才是最重要的能力。而這些必須回到最根本的一個議題,就是「以人為本」的人文思維。
哈特利認為:「人文學科教導許多嚴謹的調查與分析方法,像是田野調查與訪談,這種方式之於那些理工背景的人,不見得都能運用自如。」他認為,學習技能的本身,遠不如有對的思維、找到問題與解答來得重要。
這就是人文學科的力量,學習人文學科的你,也不該妄自菲薄,反而更需要知道自己所擁有的能力。
我相信這本書對國內當前的社會能有相當程度的助益,不論你目前正在讀人文學科,還是作為一個企業的雇主,或者身為學生家長,都應該閱讀並了解此一世界趨勢,那就是──「人文學科的價值在這個時代更顯重要」。
※更多精彩報導,詳見《換日線》
※本文由換日線授權報導,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遊學交換】歐美生學語言的理由,令我意想不到──為什麼我們不習慣「享受學習」?

2018/10/16 Crossing Campus
在碩士課開始之前,我到了語言學校去增進義大利文能力,希望能在畢業後找到工作。是的,這個非常「實際」的原因,是我認為多數人來到語言學校的理由。
為什麼學義大利文?
第一天分班後到了教室,最常被問到的就是「為什麼學義大利文呀?」這個問題,竟無形把班上來自亞洲和歐美的學生區隔開了:
我從來都不覺得「學習」是「度假」的一部分,因為「度假」就是美酒、美食、美景與美人。誰也想像不到,度假的行程裡會需要帶著課本在 9 點前到教室,抑或是晚上大嗑洋芋片和 Netflix 時還不忘回到書桌前寫作業──那樣的度假之於台灣甚至亞洲的孩子,應該沒人會想要吧?
然而語言學校裡,那些來自荷蘭、墨西哥、德國、英格蘭、土耳其、俄羅斯、烏克蘭、波蘭、巴西、烏拉圭、美國等國的同學,儘管學習義大利文的原因不盡相同,但大多都包含一個共通的元素──「我在度假!」
有人只來兩週就回去了,有的人可以待三、五個月。還記得那位年紀最大、氣質高雅的英格蘭女士,在課程的最後一天還拉著我的手,跟我說:「義大利真的好美,可惜我還是要回去當奶奶啦!」
當我跟一個台灣人談到這個奇特的現象時,他自然的高呼:「他們就有錢啊!」意指有錢就是任性,可以隨時隨地為了一個起心動念,離開家鄉追求異國的美景與樂趣。說這話時,他腳上還穿著 Gucci 的皮鞋呢。
這些歐美人有錢與否,我不清楚,只意識到他們對於學習,是深感熱忱的──因為他們總嚷嚷著,義大利好美,文化好深遠,就為了這些理由,乾脆直接留職停薪一段時間,有的帶著家人、有的伴著情人,一同來到義大利體驗文化和語言學習!
為什麼我們不習慣「享受學習」?
學校裡,同學們來來去去,往往好不容易相熟了,人又走了。長期留下的,大多是我們這種要繼續留在當地唸書的亞洲人,彼此間難免比較熟悉,我對此也不以為意。
直到某次,一位跟我很好的墨西哥男生告訴我說,「我發現,亞洲人真的很愛聚在一起講中文,都來到國外學習了,這樣真的很笨!」不約而同的是,在這之前,一個美國男生與我變好之際,也同樣分享過他們大學亞洲人愛群聚的故事。
當然,站在我們的立場,每學一種語言,都是一個艱鉅的挑戰,不同的語言系統,天差地遠的單字和文法結構,根本連猜的根據都沒有,只能任由 Google 翻譯擺佈。
而談到這裡,都僅是語言的學習,還沒談到社交關係,因為「溝通」正是社交的根基。我們不可能永遠都用比手畫腳,或用翻譯機與人交往。因此,某些英文不佳的亞洲人,學習第二外語的過程,會更依賴自己國家的人,我想這是理所當然的!
但反思他們的質疑,也不禁懷疑我們是不是常常因太過害怕,無法跨出交際的第一步,反而在異地更依賴同語言的歸屬感?也因為太過害怕,進而失去了享受學習的樂趣?
當被笑的時候,代表你正在進步
基於要把義文學好的理由,在班上我雖然講得不是最好,但卻是最敢發言的其中一位。也因此,在來來去去的朋友中,留下了很多美好的回憶,因為對那些敢於發言的人,大家對你說的話也更加直接。
聽力是我極大的障礙,很常聽不到細節,甚至根本聽不懂。當聽不懂時,又礙於聊天的節奏,時而我會傻笑裝懂,幾位朋友也很常直接戳破我,並跟旁邊的人說:「他聽不懂啦!」
因為太常聽不懂,所以對於「不懂」一詞,格外靈敏。我知道他們在笑鬧我蠢,雖然有些沮喪,但在那個當下,我的反應不是躲起來,而是自嘲一下,再厚著臉皮說," Piano! Piano! per favore... "(慢一點!慢一點!拜託)。
如此一來,他們覺得我開得起玩笑,似乎也不在乎出糗。就這樣,朋友越來越多,說話的機會也越來越多。在某天你發現笑的不是自己時,才赫然驚覺,「啊!我進步了。」
學語言也是學文化?
很多人都說,「學語言是學一種文化。」這句話,坦白說我一開始無法體會。因為我們對於題目的解套太過熟悉,對於考試的分數太過苛求,根本不在乎文化在哪。對於語言,我們只慣性聯想到工作、考試或賺錢等實用性。
但當我們先忘記最初學語言的目的,僅簡單地以可以看懂報紙、自在的點餐,與友人流利地暢談,自助旅行等讓人快樂的因子,作為學習的目標時,相信你會認為自己已漸漸融入了語言文化之中,重新詮釋「學語言」的意義!
《關於作者》
Aura Tao
新聞背景,善於撰寫心靈以及時尚相關文章。
目前旅居米蘭攻碩,本身是一位尚未完成手術的跨性別。對我而言,跨性別就如時尚一樣,「真正的時尚,一直都不是在其本身,而是眾多元素集結而成。」
我們囊誇了男人的視角和女人的心,而用文字去詮釋我的際遇,以及最直接的感受!
※更多精彩報導,詳見《換日線》
※本文由換日線授權報導,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2018年10月16日 星期二

大學生兼職找得好 賺錢快前景優

加拿大年輕人上大學,多數都會做些兼職工作,用於補貼昂貴的學費,支付租金和日常開銷。那麼,就業市場上有哪些好的兼職工作呢?

兼職工各種好處

加拿大《麥克林雜誌》(Macleans)網站最新撰文說,和全職工作一樣,兼職工作時薪不都是一樣的,有的是最低時薪,有的時薪更高。有些公司還給兼職員工報銷學費,提供醫療和牙科保險,工作時間靈活,甚至提供優惠員工股票等。
JobPostings.ca網站發行人羅瑞(Nathan Laurie)說,如能找到零售業兼職工,就最好了。週末和晚上一般沒課,作為學生又沒家庭拖累,週末和晚上又正是商家最繁忙時段。
有些大型商家還會為學生兼職工提供福利。哈利法克斯人力資源專家希利亞庫斯(Tanya Sieliakus)女士說,商家這麼做,不僅是為吸引學生,還能在他們畢業後留住他們。對於商家來說,最理想的是的找到人才,然後人才與公司一起成長。
學生從做最低時薪兼職工做起,畢業後一直堅持下來,還有可能做到管理層或升到辦公室職位,實現職業生涯逐步提升。

大公司福利好

星巴克咖啡連鎖在加拿大共1200家分店,是最喜歡招生學生員工的大雇主,為學生提供靈活工作時間。星巴克發言人蘇珀(Carly Suppa)說,公司店面員工中近70%年齡在18~24歲之間。學生在星巴克上班,不僅每天能喝免費咖啡提神,還享受各種豐厚福利。如兼職咖啡師工作1年後,星巴克公司會根據具體工時和工資收入,提供500~1000元的學費報銷。
還有許多企業,對學生員工也非常優待。如家裝連鎖巨頭家得寶(Home Depot)為連續工作6個月的學生員工提供學費報銷,工齡3年以上的學生最多能報銷5000元的學費。
Cineplex Entertainment電影院連鎖也提供學費報銷和靈活工作時間等福利,當然學生員工看電影也是免費的。

其他賺錢途徑

共享經濟日益發展和壯大,也為學生提供許多賺錢機會。如學生通過AskForTask.com網站工頭牽線,有時找到的工作時薪高達30元。有車的同學,可註冊優步(Uber)開出租車賺外快。
渥太華計算機工程專業24歲學生育索夫(Osman Yusoof)2015年初就做優步司機,每週工作6~10個小時就能掙200塊。育索夫說,平時要上課,做優步司機自己能掌握工作時間。平常有時間或缺錢花時,就上線做。許多大學生晚上到酒吧喝醉灑或開完派對,都喜歡坐優步,價格便宜又方便。
育索夫透露,他一般凌晨1~2點高峰期開優步。21歲以上註冊做優步司機的,註冊時需通過背景調查,一旦註冊成功就能馬上做優步司機賺外快了。
文章轉自: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