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9年10月17日 星期四

夜半別掃地、煮飯別唱歌⋯⋯我在菲律賓聽說的「怪奇迷信」大集合

2019/10/08 南漂作家 /生命就該浪費在我的美好廢文上
莫名其妙的文章又來囉!本週的題目,完全可以切合我的「荒謬魂」,因為菲律賓人的迷信真的超級怪洨,看完你就會覺得諸如「不能用手指月亮」、「打麻將不能拍肩膀」這些台灣迷信有多小兒科,連皮膚科都沾不到邊。
這些以訛傳訛的小迷信雖然聽起來很荒謬,但其實背後都有其文化軌跡,若再搭配黑咖啡閱讀,肯定比余秋雨的《文化苦旅》還更文青;所以,請不要以為這些小迷信只能當笑話看,好好研讀起來也可以很有氣質的。
喔,好啦,就這樣,趕快開始吧。
迷信一:夜半別掃地 
第一個在菲律賓很流行的迷信就是──別在晚上掃地。
這簡直是辛德瑞拉(灰姑娘)的福音,再也不用半夜被叫起床掃地了;其實掃地這個迷信,從過年迷信(有興趣的讀者可以參考〈熱熱鬧鬧迎新春:菲律賓過年習俗大集合,絕對和中國農曆年「有一拚」!〉)就可略知一二,他們一直以來都認為,掃地這動作會把「福氣」、「財富」等等好東西給掃出家門。
至於為何限制晚上呢?我也不知道,反正很多迷信都喜歡在晚上,個人猜測,或許是基於人類天生對黑暗的懼怕,而恐懼就是迷信的營養劑,不然你試試看半夜 12 點對鏡子梳頭,明明沒毛病,但想起來就怪怪的。
以後,如果你晚上請菲律賓籍移工掃地時,她顯得異常興奮,那一定是因為她迫不急待要把你家的好運掃地出門──請好好檢討自己,是不是對人家太壞了,還是沒事就毛手毛腳,壞習慣要改啊。
  
你知道嗎?其實菲律賓還有一個迷信,是晚上不要修剪你的指甲,他們說這也會帶來厄運,但明眼人一看便知,既然不能掃地,那就不要做一些會弄髒地板的事情!到時候腳指甲噴一地還不能掃,你說會不會有厄運?沒準就被你老母來個十字固定技。 
迷信二:拍照不能三個人
「舉杯邀明月,對影成三人」──這是李白喝醉酒後隨意寫下的詩句;但在菲律賓,這仨人也有一個奇怪的迷信。
有道是「兩個不嫌多,三個恰恰好」,但如果你拍照的時候,呈現一個三人團體,在菲律賓的迷信中,你就是在招來厄運。我知道聽來很荒謬,古老的傳說是一個富有家族,在拍照時,女兒站在父母中間,結果拍完之後,女兒就臥病不起,以至於大家以後拍照時,都開始在意是不是三個人(哪家人拍照不是兒女站中間⋯⋯)。
更準確一點來說,是拍照站在中間那個人,會遭受不測,非死即傷,悲劇收場。
 
所以,如果以後你幫三個菲律賓人拍照時,發現他們不斷使用乾坤大挪移更換位置,不是因為誰的側臉比較好看,而是他們正在為生死存亡戰鬥。如果你特別討厭其中一個,請待他換到中間時,精準按下快門,依我的經驗,他就算現在不死,過個 8、90 年後,肯定也會遭遇不測。
也有人說,這個傳說是拿來嚇青少年的,希望他們交友謹慎一些,兩人交往就好,不要搞什麼三人行⋯⋯。
迷信三:不准頭髮濕濕或餓肚子去睡覺
第三個迷信是,不准頭髮濕濕的上床睡覺──我怎麼覺得我媽也跟我說過一樣的話。
在菲律賓的迷信中,如果你頭髮濕濕的去睡覺,你有遭受三種刑罰的可能,要不就瞎掉、要不就瘋掉,再不然你就會禿頭,三種通常只會中一個,還挺仁慈。
既然講到睡覺了,就再加一條迷信,那就是不准餓肚子上床睡覺;在迷信中,如果你餓肚子睡覺的話,你的靈魂就會出竅去覓食,到時候吃到美食不想歸來,你就要屁滾尿流失了魂一輩子。所以,千萬不要小看靈魂只有 21 克,他也是有進食的需求。
 
根據我迷信觀察者的推測,這兩個睡覺迷信,都是地方媽媽發明出來嚇小孩的,用途就是要你把頭髮吹乾,跟把晚餐乖乖吃完,跟聖誕老公公只送禮物給乖寶寶的傳說一樣,只是菲律賓人稍微激進一點,要用禿頭跟發瘋來威脅小朋友。
迷信四:煮飯時別唱歌
最後一個迷信,我看到的時大笑了一陣子。
這迷信就是,如果你在煮飯的時候唱歌,你就會單身一輩子!
我完全可以同理發明這個迷信的人,他們就是希望能用單身詛咒來脅迫菲律賓人—煮飯時不要再吵了!
 
菲律賓人絕對是煮飯時最愛唱歌的人種沒有之一,我們工廠以前的煮飯婆,根本把廚房當浴室在開演唱會,有時候還給我戴著耳機唱,根本魔音穿腦,比她煮的東西還可怕。如果有廚房助手時,他們還會來個錦繡二重唱,只是永遠唱在不對的音程上,對我這種音樂素養極高的人來說,真的非常痛苦。
所以,我舉雙手雙腳或其他可以舉的器官贊同,無限期支持邊煮飯邊唱歌的菲律賓人單身一輩子。希望這迷信可以超級靈驗,沒意外的話,到時會再寄連署信給菲律賓神務局,麻煩菲律賓籍的月老多多擔待,多加幫忙了。
其實關於菲律賓的迷信還有一籮筐,要我再寫一篇都沒問題。當然,以上提出的幾點僅限於我在菲律賓生活、工作的個人觀察,至於這些在菲國時有所聞的說法,究竟有多少菲律賓人真的相信也遵守,就不得而知了。如果讀者對更多菲律賓特有的生活、文化有興趣,歡迎留言讓我知道。
更多精彩報導,詳見《換日線》
※本文由換日線授權報導,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2019年10月16日 星期三

在國外找不到指導教授怎麼辦?研究生該學會自己看著辦!

2019/09/28王敏而/業餘知識分子
又到了 9 月開學季,留學生們紛紛離開台灣,到各自的學校準備迎接新的學年。在跟筆者身邊的一些留學生朋友們聊天時,有一個有趣的經驗是:許多人時常會抱怨自己跟指導教授見面的時間好少。這種老師都找不到人的狀況往往讓他們備感焦慮,當細問大家跟指導教授見面的頻率是多少,答案從 2 、3 週一次到 1 個月一次不等。但當筆者說出自己跟指導教授大約是每 2 到 3 個月才會有一次大約半小時的會面時,朋友們都詫異地問說:「見面時間這麼短怎麼夠?」為了討論見面頻率和時間的問題,下文由指導教授和學生兩個面向,分享筆者的一點心得。
指導教授的時程規劃
老師們需要處理的事情是相當細瑣且繁雜的,日常除了被例行性的教學、行政事務纏身,可能還需要參與文章的審閱或是研討會的籌辦,更要想辦法抽時間從事自己的研究。指導研究生固然也是大學教授相當重要的一項任務,但往往老師不太可能有時間和心力提供所有學生(特別是每一位教授不可能只收一兩位學生)鉅細靡遺的指導,讓學生可以亦步亦趨地跟著執行。老師們通常會希望研究生──特別是博士生──已經具備一定程度的自主性。
這也是為什麼在英國指稱自己指導教授的時候,不一定是用 supervisor(有監督的意思),有時也會聽到 advisor(顧問)這個詞,意即研究生才是自己研究的主要負責人,老師的角色只是從旁協助並提供建議。
奠基在雙方事前準備上的見面
回到筆者與指導教授會面的時間長度。雖然會面只有短短的半個小時,但在事前筆者跟老師都會有相當充分的準備,讓這半小時的討論能發揮最大的效率。通常在見面一個禮拜以前,筆者會將過去兩個月的寫作內容先行傳給老師閱讀,老師則會在前兩到三天左右回覆,信件中會有關於內容大方向的建議,也會有細節如英文用詞的潤飾。
所以在見面之前,筆者跟老師對於這次見面大概會討論些什麼,心中都已經有大致的輪廓。見面以後可以直接切入重點──老師對筆者寫的內容做出更多深入的建議,筆者則是回應老師的提問,或是提出其他在寫作過程中產生的一些疑問。
如果最近沒有寫作進度,討論的重點就會放在後續時程的規劃:資料蒐集順不順利,有沒有經費可以支持這些需要在東亞各地區從事的研究,有沒有預計參加什麼研討會,這些研討會在後續的論文寫作中會扮演什麼角色云云。
討論完論文,我們也會聊聊生活:放假有沒有計畫到哪裡旅行,有沒有其他獎學金申請的機會需要老師幫忙寫推薦信,也聊聊英國學術圈的就業市場和英國脫歐的問題等等,不一而足。
最後在會面結束前,也會訂下接下來的研究進程。例如筆者最近一次(7 月初)與指導教授見面時,最後的部分就是訂下:暑假結束時,預計要完成論文其中一章的草稿。因此,在半個小時的會面後,筆者從 7 月到 9 月就有了明確的寫作目標與進度。
換言之,雖然見面的時間不長,但在雙方都有充分準備的前提下,討論的密度相當高,也絲毫沒有過於倉促的問題。
當個會自己看著辦的研究生
在筆者之前的文章中,曾從英國學期制度的角度切入,來討論自主時間管理的重要性,然而在台灣「開學/假期」的二分法邏輯中,這往往是最被忽視的一塊;筆者也曾撰文分享人文學科生在選擇攻讀博士學位之前該想過的一些問題,希望能幫助讀者做出對自己最好的選擇。
在過去高學歷等於就業高競爭力的脈絡下,讀大學、大學畢業後繼續讀研究所是一個理所當然的選擇。只是當學歷在就業市場上已經不再是優勢的時候,自主思考的能力就更形重要,畢竟當前的社會已經很難再有一條四平八穩的道路可以依循。到了研究生的階段,已經不能只被動地接受現有知識,更應該學習如何自主開創屬於自己的藍海。因此,如果在國外留學因為種種的原因,一直無法與指導教授碰上一面,與其焦慮著「找不到老師怎麼辦?」也許更應該試著想想「那我能怎麼自己看著辦?」
更多精彩報導,詳見《換日線》
※本文由換日線授權報導,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2019年10月15日 星期二

德國已成為非英語系國家留學國的首選

德國教研部部長Karliczek女士表示:國際大學生、後進學者對德國專業人才的補充是越來越重要。
在非英語國家,德國目前已經超過法國,吸引更多的國際學生來到該國學習,而其受歡迎的程度也僅次於美國、英國和澳大利亞等英語國家,成為全世界外國學生人數第四多的國家;甚至在外國科學家從事研究的國家當中,德國在全球的排名中更高居第三位。
此項統計結果來自德國學術交流總署(Der Deutsche Akademische Austauschdienst,簡稱DAAD)與德國高等教育暨學術研究中心(Deutsches Zentrum fur Hochschul- und Wissenschaftsforschung,簡稱 DZHW)在今年8月15日共同發布有關德國大學與學術研究國際化趨勢的第19號刊物《全球開放學術2019》(Wissenschaft weltoffen 2019),這份刊物也是德國境內統計大學生和研究學者國際移動性的主要刊物。
教研部長Anja Karliczek藉此報告公開的時機表示:「越來越多的國際大學生和研究學者受到德國的吸引,我們的大學與學術界在全球社會已越來越具吸引力。我們的高等教育和學術研究所在全球也越來越吸引人。我們對此感到驕傲,並且在未來還應更好。研究報告不只顯示德國學術與大學系統極高的品質,並且在過去幾年中有將近4萬2千位來自各國的德國大學畢業生,也為我們帶來重要且仍在成長的未來專業人才潛能。」
在德國2017-2018冬季學年度中,一共有37萬5千名外籍大學生在德國註冊,其中共有28萬2千人為來自世界各地的外國學生,並擁有大學入學許可,意即所謂的「國際學生」(Bildungsauslander),他們多半是因為就學或人道原因(譯註:例如難民、國外民主異議人士等)留在德國。從敘利亞、阿富汗、伊拉克、奈及利亞、厄利垂亞、伊朗、巴基斯坦和索馬利亞等8個滯?難民人數最多的來源國,共有2萬4千名國際學生在?國大學就讀,其中大部分據推測是留德難民。DAAD針對難民大學方案所挹注的經費乃是由教研部所補助,目前此挹注資金已對這些學生在大學裡的融合作出貢獻。敘利亞難民目前在德國大學成為外國學生中第6大的學生族群。
今年的報告焦點在於解析留?就讀學生其國際移動的動機。透過DZHW的第21次問卷調查可以得知,超過半數(52%)的受調國際生表示,德國是他們就讀大學的首選國家,而對於79%的受訪學生而言,職業生涯與大學相關是影響他們決定的重要因素。另外,有83%的外來大學生期待透過學位可以獲得良好的工作機會;76%想獲得德國大學的高品質教育;74%希望獲得國際認可的畢業文憑;71%則是因為德國大學的良好聲望而決定就讀。而「德國是個優良的學術之地」也已被廣為口耳相傳,有83%的國際學生表示,他們將推薦自己的朋友與認識的人來德國就讀大學。
德國大學生也不遑多讓,他們的移動性亦是非常地高。2016年大約有將近14萬5千名德國學生在一所國外大學就學並且取得學位。大約1/3的德國學生在德國就學時,均有過在外國大學進行與本科系相關學習的經驗。
DAAD主席Prof. Dr. Margret Wintermantel女士表示:「過去,我們從來沒有過這麼多大學生會出國…即使如此,我們仍應加強促進年輕人到國外去體驗國際經驗的價值。透過最新的『國際化‧師範』(Lehramt.International)與『 國際化‧科技大學』(HAW.International)兩個方案,我們針對此2個移動性較低的重要族群開啟了迎向國際的道路。而從對許多促進方案的迴響,我們可以確定它們符合時代精神,並且這些促進方案也增進了大學院校和大學生們與全球聯網。」
在德國從事研究的外國科學家們,同樣也以國際化水準強化了德國學術系統的品質。根據2017年的統計,超過10萬8千名外國科學家在德國工作,其中約有4萬7,500名是德國大學中的研究人員。而在大學體制以外的4大研究機構,也約有1萬2千名科學家,並有超過4萬6千名的外國客座研究人員與科學家們在德國的學術體系中任職。
DZHW中心學術研究主任Prof. Dr. Monika Jungbauer-Gans女士指出:「在德國大學中的國外學者人數,於過去10年中幾乎已經增加了一倍。這個強大的發展趨勢為德國的大學教學與研究帶來全新創意性的推動力,並且也確保了我國與國際的接軌實力。」
文章轉自:教育部電子報

2019年10月14日 星期一

遊法避免被搶 留學生顧問:注意這幾件事

台灣旅行團1名領隊在法國巴黎被搶2萬歐元。擔任留法學生生活顧問的高于婷指出,巴黎雖然是浪漫之都,但治安真的不好,只要稍一不注意,財物就可能被搶,務必注意下列3件事:勿帶太多現金、背包勿放在後側、勿只顧滑手機。
高于婷舉例說,國人在台灣很喜歡把手機、相機擺在桌上,但在巴黎喝露天咖啡時,很可能有人假裝拿著地圖問路,下一秒鐘桌上的相機或手機就不見了。
在巴黎的百貨公司前也有婦女或小孩,多是5、6人一組,專挑愛帶現金的華人下手。他們先是拿出一張支持難民或其他理由的表請求簽名,等你真的簽下名,就要求立即「捐個100到500歐元(約3千至1萬5千元新台幣)」若你不掏錢,他們就圍著不讓你走,接著就直接搜身、搶錢。
也有人搭地鐵時喜滑手機,尤其站在門邊更危險,因為等靠站又起動、門要關的那一剎那,經常有歹徒趁此時衝上車搶了手機或皮包就跳下車,但此時地鐵的門已關上。
高于婷說,國人在國外消費,若是刷信用卡,會多加1.5%的手續費,很多人因此為了省那1.5%而使用現金,但若是被搶,實在划不來。
她說,在法國除了花1、2歐元買麵包會用現金,其他時間只要大既3歐元以上,哪怕是到菜市場買條魚都可刷信用卡,大家都不會帶太多現金在身上。對於何以旅行社領隊自己會帶那麼多現金在身上,高于婷說,這也令她實在想不通。
高于婷建議,其實不止是法國,像是意大利、德國也有這種情形,國人要前往,千萬記得不要帶太多現金在身上,若揹了皮包、腰包,盡量開口也要擺在前面,還有就是不要一直沈迷在滑手機上,失去看守財物的注意力。
文章轉自:聯合新聞網

雙語教育 對大腦有這6種好處

雙語學程是美國公立學校的熱門趨勢之一,多項研究證實雙語教育能帶來許多好處,包括增進注意力、同理心、加強英語閱讀能力等。 

加州大學河邊分校教授克洛兒(Judith Kroll)指出,過去20年,美國關於雙語能力的研究有幾乎是爆炸性成長。用哈佛教育學者路克(Gigi Luk)的話來說,學者一再發現「雙語是一種終生形塑我們大腦的經驗」。

與此同時,雙語學程也成為美國公立學校最熱門的趨勢之一。給英語學習者(ELL)的傳統學程,重點放在盡快同化學生。相較之下,雙語教室以英語和一種標的語言,提供英語母語人士和英語學習者各領域的指導,希望所有學生上中學前具有功能性的雙語能力。

目前,紐約市、北卡羅來納州、德拉威州、猶他州、奧瑞岡州和華盛頓州都正在擴大雙語教學。

英語優先VS雙語並行
雙語教學趨勢等於在打20年前「英語優先」教育思維的臉。英語優先教育以1998年加州通過227號提案最為知名,這項提案希望減少英語學習者花在雙語環境的時間。加州選民今年11月8日表決通過的58號提案,主要就是在逆轉這項決定,讓美國最多英語學習人口的加州可以擴大雙語教育。

數十年前研究發現雙語學生課業表現不如英語單語學生,IQ分數也較低,也成為英語優先教育的根據。

多倫多約克大學學者拜利史托克(Ellen Bialystok)現在指出,當年那些研究有很多缺陷。
蘇格蘭愛丁堡大學的索拉絲(Antonella Sorace)指出,早期研究針對社會上的劣勢族群,與最近研究的結果相悖。

雙語教育對大腦究竟有哪些潛在的好處?索拉絲、拜利史托克、路克、克洛爾、史提爾(Jennifer Steele)、湯瑪斯(Wayne Thomas)和柯利爾(Virginia Collier)等學者這麼說:
注意力

從多方面來看,雙語教育對於提升注意力有很大的好處。你出門上學時先對媽媽說Goodbye,到學校再跟老師說Guten tag(日安),上課時請老師給你一枝crayola roja(紅蠟筆),需要「抑制」和「任務切換」等技能,而這些技能是執行功能的一部分。

索拉絲指出,雙語人士在執行功能上的表現,常常優於單語人士,也能不分心地集中注意力,切換任務的能力也較強。

若孩子從幼稚園時期才開始學第二語言,而不是從嬰兒開始,還能有一樣的優勢嗎?我們還不知道,畢竟語言學習和使用的模式很複雜,不過哈佛學者路克說,至少有一項關於青少年大腦掃描的研究顯示,沒有從出生開始學習雙語的青少年,大腦結構與更早開始講雙語的人出現類似改變。

同理心
從小開始說雙語的兒童,必須跟著社交線索去理解該在什麼環境、對誰使用哪種語言。索拉絲說,因此小至3歲的雙語兒童,在觀點取替(perspective-taking)和心智理論(theory of mind)兩種重要的社交與情感技巧表現都較強。

英語閱讀能力
奧瑞岡州波特蘭大約有10%公立學生被隨機挑選進入雙語教室,學習西班牙語、日語、中文。
美利堅大學的史提爾執行了一項4年計畫,發現這些雙語學生上完中學後,英語閱讀能力比同儕強了整整一學年的程度。

史提爾認為,雙語和單語學生的明顯差異是出現在閱讀而非數學、理科上,可見學習雙語會讓學生更理解語言一般而言是怎麼運作的,也就是所謂「後設語言察覺」(metalinguistic awareness)。
路克在哈佛做的研究提供了不同解釋。她最近做的小型研究以麻州100位四年級生為對象,這些學生在標準測試的閱讀分數差不多,但語言經驗非常不同。有些學生是英語母語人士,有些人以外語為母語。有趣的是,有些外語為母語的學生才剛開始學英文,英語詞彙能力比母語人士弱很多,解構文章的能力卻絲毫不輸母語人士。

「這非常有趣」,路克說:「你會預期理解文章的能力反映字彙能力,畢竟字彙是理解的基石。」 路克發現,外語母語人士的執行功能表現也較強。也就是說,他們字彙量可能不夠,卻更擅長抽絲剝繭,也能理解較高層次的觀念,例如單一句子在整篇文章裡是否有意義。他們以不同的方式,和單語人士取得相同的成績。

在校成績和出席
喬治梅森大學的湯瑪斯和柯利爾對6州37區的研究發現,與單語、單向沉浸式教學相比,雙語學生考試成績較好,在學校似乎也較開心,出席率同樣較高,行為問題較少。

更多元
整體來說,美國公立學校教室有更依種族和階級區分的趨勢,雙語學程例外。因為雙語教室是由英語母語學生和新來的移民組成,種族和社經背景都較平衡多元,因此也能幫助不同背景的孩子習慣多元文化和異文化。

學者指出,在雙語教育下,非英語母語學生和家屬會感覺自己的語言受到傾聽、重視,進而增加學生的歸屬感,增加家長對孩子教育的投入,包括讀書給孩子聽。

預防認知衰退和失智
學者發現,積極使用兩種語言似乎能預防因年齡產生的失智,或許與大腦結構的變化有關。
加拿大阿滋海默症研究證實,使用雙語的成人在認知測試和日常功能上都優於使用單語的成人。

文章轉自:天下雜誌

2019年10月10日 星期四

公費留考╱人文社會考生占七成 不符合人才需求?

學者:國內人文社會教職供過於求

108年公費留考明天登場,報考人數593人,比前兩年略高。從報考學門區分,人文社會考生占七成二,理工生農僅二成八。輔仁大學社會系教授戴伯芬分析,國內人文社會領域教職早已供過於求;高教工會表示,政府鼓勵留學應有配套。
教育部表示,為聚焦培育高階人才,公費留考105年起除藝術、建築設計領域、赴新南向留學,以及原住民三類特殊生仍收碩士名額,其他領域只收博士。研究高等教育政策的戴伯芬說,人文社會學門博士大多謀教職,但國內相關領域的教職早已供過於求。
戴伯芬說,以她任教的所為例,最近要招聘一名專案教師,應徵者超過30人。政府應把高教留學獎助金視為一種社會投資,先思考國內當前需要哪些人才,再按比率規畫獎助人數。
高教工會秘書長陳政亮說,政府鼓勵公費留考是好事,但要有配套。他認為最具體的做法就是降低生師比,來提升高教品質和教職需求,化解國內大專校院傾向不增聘專任、只聘專案或約聘教師的情形。

5+2產業新增19學門 航太等4學門沒人考

教育部國際及兩岸教育司表示,教育部在規畫上力求均衡人文、理工的學門數,目前人文和理工學門數的比例為4.7:5.3。教育部也為培育AI等我國5加2產業有關的人才,107年至今增設19個相關學門。
不過今年公費留考報考人數顯示,增設的19學門,總報考人數僅71人,占所有考生的12%。包括風場運維、航太工程(發動機設計)、循環材料、地震與避難等四個學門沒人報考。國際司說,這些學門都是今年新設,有待持續推廣。
過去考生取得公費留考資格後,須取得學位並回國服務,否則要繳回獎助金。國際司表示,公費留考規範逐步放寬,現在不一定要立刻回國任教。受獎助的考生畢業後,若申請上全球百大大學的教職,或錄取所屬專業領域的國際頂尖機構,只要佐以證明並經教育部核可,得申請延緩返國服務,年限為15年。
文章轉自:聯合新聞網

要求提出醫保證明 美移民簽申請變嚴苛

美國總統川普4日簽署公告,要求申請美國簽證的移民必須證明足以負擔醫療照護費用,否則可能遭拒絕入境。

新規11月3日上路

新規定11月3日生效,針對新申請者,不溯及既往,不影響持有綠卡的永久居民,也不適用尋求庇護的難民或兒童。
不過,這項規定適用美國公民的配偶及雙親,可能影響試圖讓家屬依親的美國居民。
這項文告指出,移民將被禁止入境,除非他們能負擔入境30天內的醫療保險,或在成為永久居民後,仍有充足資金來源支付任何醫療費用。
川普政府試圖改變對家庭友善的移民政策,轉為基於價值的體系,此公告成為限制移民的另一項公共政策。
華府當局今年初迅速改變規範,撤銷利用公共福利移民的綠卡資格;白宮指示官員恢復以收入為基礎的福利方案,提案要求審查申請公共住宅補貼之移民的身分。
官員引述非營利公衛政策智庫「凱瑟家庭基金會」(Kaiser Family Foundation)的報告指出,在非老年人口中,23%合法移民可能沒有保險,而8%美國公民無保險。
必要保險可由個人購買或由雇主提供,可為短期或針對災難;醫療補助計畫(Medicaid)不算,但移民若在買保險時使用聯邦政府埋單的「可負擔健保」(ACA)的補貼,則將無法取得簽證。
凱瑟家庭基金會的健康照護執行副總裁李維特(Larry Leavitt)推文寫道,「合法移民縱然適用ACA補助,卻礙於文告規範左右為難。」
白宮表示,太多非公民濫用「慷慨公共健康計畫」,造成「無法補償的健康照護負擔」。
無黨派智庫「移民政策研究所」(Migration Policy Institute) 表示,57%移民自2017年起有私人健保,美國人的比率則為69%;與此同期,30%移民為公衛保險被保人,而美國人僅36%。
移民政策研究所指出,ACA上路後,移民的未保險比率從2013年的32%降至2017年的20%。
每年約有110萬人取得綠卡;在前總統歐巴馬任內協助施行H-4工作許可,後共同創辦協助家庭移民科技公司「無限移民」(Boundless Immigration)的藍德(Doug Rand)形容,「此移民禁令無恥地令人驚駭,混亂實施,保證會拆散公民和他們的合法移民配偶等近親」。
文章轉自:聯合新聞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