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年12月1日 星期四

英德對話 雞同鴨講?

德國人說話直腸子;英國人說話彎彎繞,政治文化也不同。如此一來,梅首相和默克爾談脫歐,雙方是否都感覺如同對牛彈琴?
德語裏有一點,英國人真的永遠很難適應。這就是,怎樣說yes「是」,和怎樣說no「不」。
我的英國朋友傑西卡給我講過一件小事,凸顯這個問題。她在倫敦上學期間,到德國去做交換學生住進一個德國家庭之前,老師讓大家坐好聽訓話。
老師說,「好了,各位同學,如果有人給你端上吃的東西、你又確實想吃的話,一定要說yes,不要說no。」這些女生可都是家教良好的淑女,通常情況下,別人遞過一盤餅乾,淑女肯定首先會說,「no,怎麼好意思呢……」然後等著對方繼續勸,然後才能優雅地讓步,說,「那好吧……」
老師耐心解釋到,「在德語中,no的意思就是no,人家不會再接著勸你吃餅乾了!」傑西卡記著自己當時曾想,德國人真怪。很明顯,學校有過這種經歷:學生回來後抱怨快餓死了。
在英式英語中,no的意思可能是yes,也可能是no。還有,「也許」、「可能」、「確實,但是……」意思既可能是no,也可能是yes。一群英國人討論去哪兒吃飯,通常人們會說「我隨便」,或者「我不在乎」,儘管所有的人其實都很在乎。
對英國人來說,這不是個問題,因為潛台詞很明確。但是從外面看一看,在德國人眼裏,這真是莫名其妙。
我猜想,文化差異也許導致了我們現在在脫歐問題談判上遇到的交流問題。
去年,時任英國首相卡梅倫曾試圖勸說德國總理默克爾允許英國和歐盟達成特殊協議,不參與人員自由流動、但是可以留在歐洲單一市場內。默克爾說 no。她的意思真的就是no,而不是「你要是使足了勁兒勸、我這個no也許就可能是yes」的那種no。
英國公投前,默克爾又說了一次no,她的意思還是no。不久前,英國現任首相特里莎·梅去布魯塞爾開會,默克爾的答覆還是一個no。她可能都不知道怎樣才能表達的更清楚了。
儘管如此,在英國,政客和記者還在沒完沒了地問:默克爾到底在想什麼?議會中人們談論的還是英國如何才能說服德國、允許英國拿到單一市場中最好的那些優惠。不越紅線、不露底牌什麼的叨叨了半天,人們還在繼續猜測如何詮釋柏林發出的信號。
事實其實很簡單。默克爾說的就是她心裏想的。倫敦好像還是沒聽懂,德國政客越來越煩躁。對柏林的許多人來說,你要不就留在單一市場、享受所有的特權就要盡所有的義務,要不就出去。德國人不懂,這兩種選擇到底要哪一種,英國人為什麼就不能明說呢。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困惑也是可以理解的。德國和英國並不僅僅交流方法有差異,政治文化也截然不同。
英國政壇充滿對抗性,有混戰、有對攻,我們都習慣了那種聽上去是一個意思、實際上卻是另一個意思的說辭。在英國,政治需要激動人心,才能保證選民和記者感興趣。所以,華麗詞藻司空見慣,偶爾說幾段假大空過一陣子再往回收,通常也會被原諒,特別是如果期間還能搞搞笑、幽默一把的話。
在德國,政壇有達成共識、構築聯盟的傳統,這就意味著,合作、妥協比擺出一付猛男姿勢更被人看重,有話不直說不會被原諒,反倒會被看作不誠實、太糊塗、效率低。
德國政治辯論的風格肯定會把大多數英國選民催眠,但是在德國人看來,英式辯論令人費解地不一致。事實上,有個詞很能說明問題。在德國,經常聽到人們說konsequet,大意就是「一致」。保持一致是很受器重的美德,意味著你說到做到,做不到就要承擔後果。也許有人會說了,最近在英國政壇,沒能看到太多這樣的表現。
這些不同的價值觀念、政治風格,如果僅僅留在各自國家內部的話問題也不大,但眼下要在布魯塞爾談判,我們看到的還是兩個差異很大的國家彼此不理解對方。
在英國議會西敏寺,脫歐的意思就是脫歐,但是對梅首相來說,她最好也還是別忘了,在德國,no肯定就是no。
如果今後磋商期間,默克爾確實請梅首相吃餅乾的話,梅首相最好還是接過來。否則,盤子可能就再也不會端上來了。
文章轉自:BBC

玩轉英倫:聖誕集市

上周末去維也納旅行時,恰巧碰到他們的聖誕集市的開市儀式。當晚,在當地好朋友的帶領下,我們去了有著百年歷史傳統的維也納集市。在集市裏,我們喝了Mulled wine (香料酒),香料酒一種以紅酒為主料,加入肉桂等香料調製的冬日熱飲,香料成分的添加在不同的地區有不同的搭配。不過香料酒是歐洲地區聖誕節期間的傳統飲品,即使飲品中成分添加稍有些不同,但在各國的聖誕集市上都有售。
維也納的香料酒品種繁多,即使是不同的攤位,香料酒的製作也有細微差別。但比較有趣的是,盛裝酒的杯子被做成精美的包裝,它是可以回收再利用的。所以,你可以一邊端著酒杯喝酒,一邊逛集市。
其實,這也是我第一次在除了英國以外的國家逛聖誕集市,雖然知道歐洲各國集市的形式差別不大,但因為攤販們兜售的食物和紀念品跟英國有很大不同,所以我也覺得倍感新鮮。

聖誕集市的點燈儀式

從11月初開始,英國各地也陸續開始了聖誕集市的點燈儀式。除了傳統的考文特花園(Covent Garden)聖誕點燈儀式;牛津街(Oxford Street)聖誕點燈儀式外,在倫敦市區裏還有許多大大小小的聖誕節點燈儀式。
昨天(11月16日),我就參加了在Marylebone High Street(馬里波恩主街)上的聖誕節點燈儀式。在好朋友的邀請下,下班後我們相約在市集上見。沒想到這個倫敦市區平日裏最繁華的商業街上瞬間變成了大人和小孩們的遊樂園。
在主街上,擺放了一個小型的摩天輪,小孩們可以排隊遊玩。在主舞台上,除了有樂隊表演外,也請來了附近小學校的孩子們演唱聖誕歌曲。台下有許多大人在一個勁兒的拍照和鼓掌,看著他們的熱情就知道他們是這些孩子們的家長,家長們簡直是台下最熱情的啦啦隊長。
除了表演的孩子們外,很多家長們也帶小孩們來遊玩和體驗聖誕氛圍,以此增加親子互動的時間和樂趣。當然,聖誕期間也是商家促銷的大好時間,昨晚,在馬里波恩主街上的店家們也參與了聖誕集市開市活動。 他們在商店裏備好香料酒和烤好的餅乾以吸引前來消費的顧客。不僅如此,就連餐廳也擺出攤位,以低價美味的新鮮生蚝招攬生意。
當然啦,傳統集市裏該有的手工作坊和食物攤位也是不能少的。你可以走走逛逛,給自己和朋友家人添加一些冬日保暖的小物品,也可以在集市裏吃到好吃的煎餅。走的時候還可以買些新鮮的奶酪和橄欖帶回家。

必喝的冬日特飲

其實,集市在英國很常見,那聖誕節的集市跟平常的集市比起來,有何特別之處呢?就我個人而言,就像前面提到的一樣,聖誕集市最吸引我的就是香料酒。
事實上,我並非那麼喜愛紅酒。但香料酒裏因為其他香料的加入,而增加了紅酒特別的香味。就說這其中的肉桂吧。肉桂的味道並非人人都可以接受,但它可以促進我們身體的血液循環,從而幫助達到暖身的功效,可謂在冬日裏的一道舒適飲品。
在販賣香料酒的攤位對面是一間書店。跟外面熱鬧的氛圍形成強烈對比的是書店裏的安靜。沒有想到很多人選擇在書店的一個角落裏坐下,一邊喝點小酒,一邊在認真的讀著書。
這間位於馬里波恩主街上的書店被旅遊書籍評委全球十大最美書店之一。我喜愛它的原因除了它獨特的設計,和它悠久的歷史外。我更喜歡它多樣的書籍選擇和安靜的讀書氛圍。
在歐洲,聖誕聚會時,有親朋好友間互換禮物的習俗。書籍就是大家互換禮物時一個很好的選擇。

其他聖誕市集和點燈儀式資訊

考文特花園每年的聖誕裝飾都別有用心,今年是一隻巨大的麋鹿裝飾燈擺放在購物廣場附近。
今晚(11月17日)還有大家都很期待的攝政街點燈儀式。因為攝政街也是倫敦最主要的購物一條街,是各大品牌的聚集地,同時因為攝政街兩旁的建築群古樸大氣,在聖誕節彩燈的映照和聖誕氛圍的烘托下,英倫風情凸顯,令人流連。每一年的攝政街的點燈儀式都很令人期待,據說今年的攝政街燈飾將重現1954年攝政街第一次點燈時的樣子。所以,對於今晚的點燈儀式,大家也格外的興奮。
文章轉自:BBC

2016年11月30日 星期三

新加坡學生數學和科學表現排名全球第一

根據獨立的教育研究機構「國際教育成就評價協會」(IEA)最新公布的「國際數學和科學評測趨勢」(TIMSS)測試結果,新加坡的中小學生在數學和科學科目的測試中取得了最佳成績。
TIMSS國際排名每四年公布一次,參加測試的有來自全世界57個國家和地區的60萬名年齡為9至10歲和13至14歲的學生。
參加測試的包括台灣和香港學生,但是並不包括來自中國大陸和印度的學生。
在兩個年級組的數學和科學共四個排名中,新加坡全部排名第一。
人們同時注意到,東亞學生的成績普遍高於歐洲。
北愛爾蘭小學生的數學成績排名第六,代表著歐洲學生的優秀成績。
最新公布的結果顯示,儘管英國政府採取了改革教育體系的種種措施,英格蘭學生的成績同四年前相比並沒有提高。
英國全國教育研究基金會研究員德賓(Ben Durbin)說,「在2011年到2015年戈夫(Michael Gove)擔任教育大臣期間,對學校的結構、教育大綱、教師培訓和考試評估制度做出很多改革,人們總覺得會產生一些效果。」
研究人員表示,四年後的結果沒有什麼變化,「令人驚訝」。
根據最新公布的TIMSS結果,英格蘭在中小學兩個組裏的數學成績都下滑了一位,小學從第9降到第10,中學從第10降到第11。
在科學學科,英格蘭小學生成績名列第15,中學生成績從四年前的第9上升到了第8位。
總體來看,英格蘭學生的成績高於平均水平,領先於許多歐洲國家。
教育分析人士認為,新加坡的成功歸因於他們把教育放在首位。
TIMSS負責人馬丁(Michael Martin)說,成功的最重要因素是教育的質量和地位。
另一位項目負責人達斯特德(Dr Dirk Hastedt)說,在韓國,有關方面會因為學生考試而封閉道路,以便不影響考試。
他說,「在這些國家,教育具有巨大的價值。」

中學組數學前10名:

  1. 新加坡
  2. 韓國
  3. 台灣
  4. 香港
  5. 日本
  6. 俄羅斯
  7. 哈薩克斯坦
  8. 加拿大
  9. 愛爾蘭
  10. 美國
  11. 英格蘭

小學組數學前10名:

  1. 新加坡
  2. 香港
  3. 韓國
  4. 台灣
  5. 日本
  6. 北愛爾蘭
  7. 俄羅斯
  8. 挪威
  9. 愛爾蘭
  10. 英格蘭

中學組科學前10名:

  1. 新加坡
  2. 日本
  3. 台灣
  4. 韓國
  5. 斯洛文尼亞
  6. 香港
  7. 俄羅斯
  8. 英格蘭
  9. 哈薩克斯坦
  10. 愛爾蘭

小學組科學前10名:

  1. 新加坡
  2. 韓國
  3. 日本
  4. 俄羅斯
  5. 香港
  6. 台灣
  7. 芬蘭
  8. 哈薩克斯坦
  9. 波蘭
  10. 美國
文章轉自:BBC

2016年11月29日 星期二

美國大學新生入學 心理健康教育占一席之地

回想一下,你是否曾認識符合以下描述的人們? 此問題出現在設計用來教育學生心理健康的線上模擬第一部分中。有6個選項被羅列出:似乎過分焦慮、有壓力的、曾長期悲傷、長久抑鬱、刻意割傷或傷害他們的身體。
「這些皆是在高中與大學中很常見的悲痛徵兆。」Morgan,一位透過模擬指引參與者的虛擬學生說。「當我們的朋友感到招架不住、悲傷或焦慮時,我們通常是第一個注意到的,也是當他們需要談話時,第一個尋找的對象。」這30分鐘的課程是由Kognito設計,Kognito 是一間以紐約為基地的公司,他們創造這種模擬課程去鼓勵人們改變他們的行為。此課程教導學生當事情出問題時,他們如何與朋友談話,以及去何處尋求協助。
「大約3百所大學為學生提供此種模擬課程。一些大學要求新生完成此課程。」Kognito的總裁與創辦人Ron Goldman表示。
大學已長期教育新鮮人關於酒精與藥物使用的問題。大部份學校也開始要求新生參加避免性騷擾的課程。現在,因為校園自殺的新聞引發學校做更多努力來避免悲劇發生,愈來愈多的大學在新生入學訓練課程中加入另一個嚴肅的課題-心理健康認知。
此種教育採用不同的形式,在一些大學,諮商成員報告或加入小組討論,其他人邀請講者,說一些幽默故事或播放包含可能心裡疾病症狀及於何處尋找校園資源的短片。學生之後必須在小組中討論這些材料。
許多機構也提供像Kognito模擬的課程,雖然價格會比較貴。此公司提供給約3千個學生的大學一年一個模組的課程許可花費約3,250美元,價格以註冊率為基礎提升。
專家說新學生應該被教育辨認他們自身與同儕心理悲痛的徵兆並且知道何處可尋求協助。然而一個挑戰正確保他們會維持至少他們被告知的一些部份,尤其是作為新生訓練教育持續成長的範圍。
此種保留尤其重要,行政人員提醒,因為大一新生對於第一學期累積的研究報告與考試壓力常易感到不堪負荷。
「許多在新生訓練呈現的東西無法被消化吸收得很好。」Victor Schwartz,Jed基金會(一個致力於促進大學生情緒健康的非營利組織)的醫生說:「有太多資訊給學生了。」
口耳相傳
好幾年來,西北大學的諮詢與心理服務的執行長John H. Dunkle從學生(包括高年級學生)那邊得知他們不知道校園諮詢中心。在2013-14學年,在學生的催促下,大學在新生訓練增加了心裡健康認知的場次以嘗試修補此缺陷。在那時,西北大學正哀悼3名大學生的死亡,其中包含兩位自殺的學生。
「此課程變成所有新生須參加的True Northwestern Dialogues系列之一。」Dunkle先生說。剛開始前3年,西北大學請外面的講者討論他/她如何處理心理疾病。然後Dunkle先生分享關於校園中的資訊,學生進而分成小組討論此講座。
今年秋天,此形式因參與者的回饋而改變。「其中一項我們學習到的是他們想要聽聽西北大學生的意見。」Dunkle 先生說。演講者被學生演員取代,這些學生大聲唸出匿名的西北大學學生有關他們心理健康議題的文字敘述。
Dunkle先生想傳達的重要訊息之一是,諮詢服務並非只給那些診斷有心理疾病的學生,而是給任何學生。「我們想要他們廣泛地思考心理健康。」他說。
西北大學開始要求此課程前,大二生是最常使用諮詢中心的族群,現在,Dunkle說,是大一新生。
德州大學奧斯汀分校針對它的心理健康教育要求已採用以學生為中心的方法。」助理副學務長及諮商與心理健康中心主任Chris Brownson說。去年秋天一項要求公立大學必須給入學新生做避免自殺及心理健康支援的報告或觀看相關影片的德州法案已經生效。
Brownson先生領導一特別工作小組在今年初製作一部影片給所有德州大學使用。此影片的特色在於討論學生的朋友們所經歷的困難生活事件,如考試失敗、無法快速交到朋友、關係問題以及為何他們決定鼓勵他們的同儕去獲得幫助。
「此工作小組花費許多時間思考如何讓報告呈現盡可能有吸引力。」Brownson說。一方面來說,此影片必須精確。在影片試映後,學生說10分鐘太長,最終的影片版本為4.5分鐘。
「此影片採取旁觀者介入的方式。」 Brownson先生說,「雖然觀看此影片的學生有自殺傾向的機率不高,但他們認識某些曾提過自殺的人的機率可能很高。
以遊戲為基礎的方法
麻省理工學院及杜蘭大學也在使用Kognito線上課程的學校名單中。杜蘭大學已自2014年起要求新生完成它,作為在新生訓練時提供的心理健康額外資訊。
Kognito的Goldman先生描述此公司的方法是「以遊戲為基礎的」。「此模擬超出認知並且允許學生真正的練習參與和似乎抑鬱或焦慮學生的對話。」他說。
「傳統的方法如嘗試讓學生聽演講或觀看投影片,是不太可能奏效的。」他說:「我們可以將較多的學習納入縮短的時間。」
「然而,像Kognito’s這樣課程的潛在問題是,它們的複雜性。」Jed基金會的Schwartz先生說。
「倘若這些事情確實傳遞太多細節與資訊,可能會導致學生認為你有特別的技術知識去幫助朋友。」他說。
Schwartz先生已經看過Kognito模擬並說此給予參與者在如何和有困難的朋友談話上專門的建議。他說:「一方面,那是好事,另一方面,我擔心那會傳遞一種容易搞砸或使人們猶豫行動的感覺。」
Goldman先生說Kognito的課程著重於給予學生接近同儕的信心,不是去教導他們成為心理健康諮詢家。學生們並非被期待去診斷或介入有自殺傾向者的情況中。
「在德州的影片中,「自殺」的字眼是被小心謹慎使用的。」Brownson先生說:「我們在說明事實,我們並非為他們準備他們從未見過的事情。」。
有鑑於學生容易忘記他們在新生訓練中學到的事情,Schwartz建議校園諮商中心提醒學生他們的存在。諮商人員也許可以在學期初於學生聯盟中設立諮商桌,或在學生報紙中開闢一個關於預防資源的經常性專欄。
Schwartz說很難去衡量這種心理健康教育努力的成功,尤其是明確地知道學生是否改變他們的行為和變得較可能接近他們關心的朋友。
但是大學行政人員說倘若不參與此新生訓練課程的學生知道有資源就在角落可以幫助他們處理校園生活的壓力,那便是成功了。
文章轉自:教育部電子報

「百萬藍帶廚藝課」貴婦最想上 但語言門檻高

高餐藍帶中心「藍帶頂級廚師證書」課程,2位法籍名廚來台授課,貴婦詢問度高,但語文門檻擋掉不少報名者。
「藍帶頂級廚師證書」課程7月15日開課,高餐藍帶廚藝卓越中心總經理蘇國垚說,這項課程專為台灣設計,因應創業與轉行選擇,結合廚藝實作與餐飲管理課程。一期全程15個月,採全英文小班制授課,分為法式廚藝與法式糕點,但105萬的學費令人咋舌,且不能分期付款。
蘇國垚說,在台灣就讀的費用仍比出國省一半。詢問者最多的是想學烹調及烘焙的貴婦,但報名資格有英語能力門檻,多益550分、雅思分數5.0或托福iBT分數67,讓不少人打了退堂鼓。
文章轉自:聯合新聞網

2016年11月24日 星期四

電子機票號碼的祕密

據 IATA (國際民航組織) 推算,在全面採行電子機票後,每年約可減少砍伐 50,000 棵樹木。而每張電子機票上,除了行程、航空公司代碼之外,最重要的,就是機票號碼 (e-ticket number)。
Q: 機票號碼有什麼特殊意義嗎?
A: 機票號碼 (簡稱:票號) 由 3+10 個數字組成,前三碼指的是出票的航空公司,例如美國航空是 001、國泰是 160、華航是 297、長榮是 695,而分派到最大數字 999 的,則是中國國際民航。
後面 10 位號碼的前四碼是批次號碼,會依銷售通路、每隔一段時間更換;而最後六碼則會依開票順序,從零開始累加。
Q: 票號會不會不夠用?
A: 10 位數可容納 100 億組票號,以一般航空公司的運量應該相當足夠。不過,就像訂位代號一樣,超過多年的機票號碼即會失效,以供未來使用。
Q: 了解機票票號有什麼好處?
A: 最大的好處是,當旅途中有多個航段、多家航空公司,透過票號前三碼,就可以知道負責開票的航空公司,如果需要改票,請聯絡該公司客服。當然,如果您透過旅遊網站買票,直接找旅遊網站最快。
Q: 為什麼我的電子機票上有多組票號?
A: 每位乘客都會有一組票號,而一組票號只會登載 4-6 個航段。也就是說,如果您的行程牽涉到很多航段,就可能有兩個以上的票號。
另外,如果您的行程曾修改過,通常也會多一組全新成立的票號,以確保訂位紀錄已經更新完成。
Q: 要在哪裡查詢航空公司的專屬票號?
A: 可以參考這個清單 >> https://goo.gl/hhI7Lg
文章轉自:旅知

2016年11月22日 星期二

美珍惜外國人才 H1B增60天寬限期

國土安全部(DHS)18日在聯邦公報(Federal Register)公布職業移民(EB1、EB2、EB3)及高技術非移民員工利多消息;為提高美國企業雇用或留住高技術外國人才的能力,同時幫助職業移民申請(I-140)已獲批的員工,能更靈活選擇升職、更換雇主等,工作簽證(H1B)持有人也新增60天寬限期,該規定自2017年1月17日起生效。
根據這項規定,EB1、EB2、EB3的職業移民申請,只要I-140申請獲批或調整身分申請在180天以上,就繼續有效,不會因為雇主撤回或倒閉等其他因素而被DHS自動作廢申請;只要I-140申請未因欺騙、材料不實等原因被作廢,就可保留其優先日期,方便申請人在此期間升職、換雇主,而不用擔心失去移民簽證排期。
同時,人在美國的H1B、H1B1(智利及新加坡專業人士簽證)、特殊人才簽證O1、跨國公司派遣簽證L1的高技術人才,如果是已獲批I-140的首要受益人,且移民簽證根據優先日期(priority date)簽發,並向DHS提供發放就業許可EAD的正當理由,則可另外申請持續一定時間(a limited peroid)的EAD;按時申請EAD工卡延期、不改變就業範疇,EAD有效期可自動延長180天;移民局無須在提交工作許可申請(I-765)90天內裁定結果,如果未能在90天內處理I-765,則簽發臨時EAD。
E、H1B、H-1B1、O-1、L-1、TN持有人若在有效期之內失去工作,將有60天寬限期;E、L-1、TN持有人(加拿大及墨西哥公民在美工作簽證),亦在簽證生效前和失效後,各增加最多十天的寬限期。
華盛頓光華律師事務所律師徐怡指出,對於使用H1b較多的華人或留學生而言,新增60天寬限期是最大利好,因為目前H1B沒有寬限期,必須在發薪日最後一天離境;有了寬限期後,H1B高技術人才可利用這一時間,繼續在美國找其他工作,也讓美國雇主更易協調現有及新招的非移民員工。
另外,L1、TN簽證前後新增十天寬限期,可讓持有人有充足時間進入美國,做好就職準備;簽證到期後的十天也將給予持有人充足時間離美,或轉換其他合法身分留美。
文章轉自:聯合新聞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