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年6月26日 星期二

美國高中畢業生夯Gap Year

在美國,六月上旬是高中畢業季,畢業生已完成所有考試並清空個人櫃,等著走上典禮臺接受學位證書。接下來的2個多月,他們會忙著與新學校聯絡、完成線上選課,然後打包行李搬到新校園。這個過程看似理所當然,但並不是每個人都打算這麼做。調查顯示,愈來愈多高中畢業生懷疑自己是否已為艱深的大學課程、數不清的報告和考試做好準備。在結束了繁複的大學申請流程後,大部份學生都累了,也暫時失去了求知欲,只想好好休息,想透過其它活動重燃學習熱情。愈來愈多學生會向已錄取的大學申請休學、規劃屬於自己的「空檔年」(gap year)。他們利用這難得的期間,參與各式各樣的活動,例如旅行、短期進修、或打工渡假。
一般說來,大學招生單位很少會拒絕類似請求,學生通常只需要填寫一些表格就可以完成休學流程。隨著愈來愈多學生申請,許多大學院校還正式通過允許新生延緩一年入學的條款。不過,學校和社會對於「空檔年」的效果、學生的規劃、應付出的代價等,仍有質疑,因為人們覺得大學生涯是在學生踏入校園後才真正開始,在「空檔年」時的活動不能算是學習。
其實,多數高中畢業生已不想再像小時候那樣天天坐在桌前唸書,而是希望能從生活中得到更多經驗,知道自己未來想要的是什麼,這樣才能維持學習熱情。「空檔年」提供學生一個認識自己的旅程。
專家認為成功的「空檔年」有幾個關鍵特徵:有具體目標且可實現的規劃、帶有一些社會服務的成份、能給予學生脫離「舒適圈」的機會、讓學生接受不一樣的挑戰以提升自己、提供學習新技能與培養新觀點的機會、在「獨立學習」與「他人指導」間取得平衡以培養自信心和使命感、費用不高,是各階層學生都負擔得起。
讓大學院校協助學生規劃「空檔年」的概今,乍聽之下,似乎過於積極,但是現今各學校協助在校生「投入型學習」的作法,已行之有年,這些包括社會服務、企業實習、國際交換等,學生還可以獲得學分。許多研究證明這些活動是「高影響力教育活動」(high-impact practices),對學生十分有幫助。然而這類的投入型學習,往往是提供給三、四年級學生、甚至最後一學期才有這機會,而「空檔年」只是將這類教育活動提早到進大學前。
Gallup-Purdue Index研究員追蹤學生在大學時的學習過程與成果,並觀察它們對學生未來的影響,他們的研究發現,學習過程遠比上哪間大學還來得重要,對未來人生的影響也最大。研究的縱貫性(longitudinal study)數據指出,學生在需要進取心和主動性的活動中得到的經驗愈多,愈可能在未來取得不錯的成就。這些活動並不難,而且機會不少,像是主動尋找可給予建議的導師、參與實習工作、加入需要一學期甚至更多時間才能完成的研究專案等,都屬於此類活動。此外,多數大學校長和經營者們希望能培養出更多具備公民責任感的學生,但這件事並不容易。教師和教育專家也發現,21世紀的人們必須具備的特質和能力,例如適應力、同情心、與人合作的能力、進取心等,都很難在課堂上教給學生。學生必須要走出校園和真實世界各式各樣的人事物接觸,對種種複雜議題有某種程度的認知,深入思考後才有可能學到這些東西,「空檔年」正好能提供這類學習的機會。而且,對大學院校來說,規劃良好的「空檔年」有個最實際的好處,它可以讓學生更清楚地想主修的科目、學習目標、和未來規劃。
一些大學院校已將「空檔年」視為學生從高中過渡到大學的蛻變和轉換期。普林斯頓大學(Princeton University)和塔夫茨大學(Tufts University)已完成並開始資助一個以社會服務為導向的「空檔年」學程,另外也有許多大學正在進行類似規劃。北卡羅萊納大學系統(University of North Carolina)、佛羅里達州立大學(Florida State University)和狄金森學院(Dickinson College)提供獎助學金給規劃良好「空檔年」的學生。達特茅斯學院(Dartmouth College)、布朗大學(Brown University)、萊斯大學(Rice University)、科羅拉多學院(Colorado College)、明德大學(Middlebury College)的招生單位也為所有新生提供許多有用的資源。未來的高中畢業生向大學招生單位申請休學並尋求協助時,可以獲得的不再是簡單的同意和待填的表格,而是許多經過審慎規劃的資訊和資源。也許有一天,大學新鮮人的第一堂課就是從「空檔年」開始呢!
文章轉自:教育部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