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年10月1日 星期六

別做「文化盲」 劉宏恩:國際觀不是死記人名

李家同感嘆:不只青少年 整個台灣都缺乏國際觀
清大榮譽講座教授李家同昨感嘆,台灣的年輕人缺國際觀,他有次抽問11個國中生,希特勒是哪國人,只有2人答德國,有3人竟把希特勒當成美國人,誤為正在選美國總統的希拉蕊。
李家同說,他創辦的博幼社福基金會,最近因此創設「國際觀檢測網」,每次點進去都會出現10道題目,例如尼克森、翁山蘇姬是哪國人、做過什麼事,並提供詳解;博幼另有國際新聞周報及國際新聞事件特別報導和國學常識檢測網,詳見博幼首頁的「免費教學資源」。
李家同說,他有次在某個場合遇到一群國中生,心血來潮,問希特勒是哪國人?11名學生當中,只有2人答對,知道是德國人;有3人答美國人,因為把希特勒誤為希拉蕊,讓他哭笑不得;所有學生都不曉得希特勒是二次大戰時期的人,也讓他很驚訝。
李家同接著問這群學生拿破崙是誰,只有2人知道是法國人;問俄羅斯首都在哪,竟也只有2人知道是莫斯科。
李家同感嘆,不只青少年,整個台灣社會都缺乏國際觀,這和媒體有很大關係。聯合報現在每天還有全版國際新聞,反觀電視卻很少播國際新聞,整個國家對國際事務也沒多大興趣,「但美國學生恐怕也好不到哪裡去。」
教授劉宏恩曾在臉書感嘆,多數大學生不太關心國際事務。圖為桃園機場起飛飛機。記者陳...

教授劉宏恩曾在臉書感嘆,多數大學生不太關心國際事務。圖為桃園機場起飛飛機。記者陳嘉寧/攝影

政大法律系副教授劉宏恩曾在臉書感嘆,有學生連巴基斯坦、巴勒斯坦都分不清。他表示,時下大學生有一小部分因從小出國旅遊、或曾到國外遊學、當交換生等因素,很有國際觀。但普遍來講,多數學生不太關心國際上發生什麼事。
但劉宏恩強調,國際觀不只是死記一些人名、地名,更要有理解不同文化、族群的同理心及知識背景,不能是「文化盲」。他舉例,有學生知道他曾留學美國,接近耶誕節時,就問他,美國大學的耶誕舞會應該很精彩喔!但他告訴學生,完全不是這麼回事,在美國,耶誕節就像台灣的除夕,學生都要返鄉和家人團聚,校園空蕩蕩的,「只有留學生像孤魂野鬼一樣相互取暖,不會有人開趴辦舞會!」
劉宏恩說,台灣學生從小吃麥當勞、喝星巴克、穿歐美品牌服飾,但出國旅遊多半只關注哪些地方好玩、哪家餐廳好吃,不會深入了解外國歷史文化。因此即使英文很好,和外國人聊天,也常找不到共同話題,沒幾句話就講不下去了,這才是最值注意的地方。
文章轉自:聯合新聞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