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年8月3日 星期三

海外留學第一課:台灣人習慣的「情義相挺」,原來在西方人眼裡如此怪異

無論是東方或者西方的大學,雖然在課程規劃上大致相似,同樣都有老師講課跟分組報告,但其實實際上在與老師、同學互動的時候,東西方的差異才真正的展現出來,而且令人深刻體驗到文化衝擊。
記得我在澳洲的學校修過一門需要小組討論的課程,每一個組別在上台報告之後,無論內容是不是獲得大家一致的喜愛,同學們都會非常踴躍的給予意見,提供很豐富且多元的建議,除了分析內容的優缺點,他們就目前的架構下,指出這份報告還可以延伸到的其他層面,或者在某些開放性的問題中提出他們自己的想法並且熱烈討論。
對於同學的熱情參與,每一個上台報告的人都覺得自己的報告作品不僅被尊重,而且也被認真的解讀過,所以無論得到的評價是好是壞,那些充滿建設性的建議與評論,都讓人收穫滿載。
此外,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在各個小組都完成了上台報告後,老師要我們選出自己心目中最喜愛的組別,該組別可以獲贈老師準備的精美禮品。我跟一位東方同學心中各有幾個人選,但到了最後,我們選擇投給跟我們最多接觸、感情最好的一組,還去跟他們確認了他們的組別號碼。
這樣的舉動在我以前在台灣的學校經驗中來說,是最熟悉不過的義氣相挺,我們本來預料他們會非常開心,覺得我們有把他們當好朋友,誰知道他們在告訴我們組別號碼時看起來有點嚴肅。最後,老師公佈得票結果與名次,贏家只有兩個,一個是公認的冠軍組,而另一組只有兩票,想當然爾一定是我們兩個東方人投的。我們投的那組組員雖然還是很有禮貌的來跟我們說謝謝,但是從他們的臉上看不到一絲喜悅,只有壓抑的不悅。
這個事件過後好一陣子,我向當初我們投的那組的組員再提及此事,他說這事情讓他們覺得很奇怪,因為這是一場公平的競賽,如果是因為我們之間的交情好而給了他們人情的一票,那麼這樣的勝利一點也不算光彩,甚至還有些許同情的成分。聽完之後,我總算明白,他們看中的是因為自己真正的實力而得來的認可,並因非人情而得來的支持。
經歷過這個事件,不僅讓我體認到東西方待人處事的文化差異,也讓我開始思考人情與公允之間的平衡,以及使用的時機。
《關於作者》Bonnie(剝泥),在北高雄成長、花蓮沉澱、澳洲漂流,所就讀的學校離家愈來愈遠的一個女子。喜歡寫字、畫畫、手工藝、瑜珈、幻想和亂講話。曾經渴望剝落塵泥,卻在南半球的求學過程中,才發現原來人生的真諦都在世俗的言談行止裡。現致力於孕育繪本與小詩,順便將西方所學所聞應用到故鄉台灣的景況。試圖在文字、圖像與實務操作之間取得平衡。
更多精彩報導,詳見《換日線》
※本文由換日線授權報導,未經同意禁止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