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年6月15日 星期五

一起「剪髮事件」如何顛覆一座澳洲老牌私校

二月一日學期開始第一天,墨爾本獨立學校(私校)Trinity Grammar School如往常作息表安排學生拍攝團體照,80個左右的學生穿搭墨綠色外套、金黃色制服群聚在校園一角閒聊,突然一陣竊笑,一個15歲的10年級生手插著短褲口袋、頭往前傾,副校長Rohan Brown正在修剪他一頭金髮前額過長的瀏海,「嚓、嚓、嚓」剪刀喀嚓聲此起彼落,其中一個學生隨手拿起手機錄影,誰也沒料到這三刀幾乎要顛覆這座座落在墨爾本菁英私校區Kew擁有115年歷史的貴族私校。
接下來幾周,「剪髮事件」持續發酵成為新聞頭條、學校行政管理疏失、服務該校30年學生暱稱為巧克力布朗尼蛋糕(Brownie)的副校長被開除離校、學生抗議校方處置草率要求副校長復職、約1,500名家長會與校友會聯署要求學校開除校長、解散學校管委會(school council)、直至本(5)月底校長正式宣布辭職,「剪髮事件」方告一段落。
綜合媒體報導與評論,這不是件簡單的「剪髮」體罰,而是件關於獨立學校所服務的「主流」家長們的價值觀,當學校管委會與家長的價值觀牴觸時,究竟雙方權限的邊際何在?更廣而言之,這是件關於所有學校究竟要以教學學習卓越為目標?還是滿足孩子的快樂幸福感?再來是關於二十一世紀人類與社群媒體的力量,即便每年繳交高達3萬2,000澳幣(約新台幣73萬)學費的「貴」學生與「貴」家長們,對於私校校長與管委會的粗糙行政決策完全沒有左右的能力,最後得藉諸媒體的力量來抗爭。
澳洲全國獨立學校校長聯盟主席(the Association of Heads of Independent Schools of Australia, AHISA)Mark Merry博士表示,每位學校領導人都在關注「剪髮事件」究竟會如何落幕?每位都在試想,如果發生在我的學校該如何解決?
在校服務30年今年60歲的「布朗尼」副校長,也是該校11年級數學老師兼9年級足球校隊教練,個性直爽心直口快、治理學生嚴謹且賞罰分明,學生每天進校第一關卡就是布朗尼例行的服裝儀容檢查,他親近學生、能夠與學生打成一片,但對於學生的品格要求、儀容整潔尤其嚴謹,視為自己份內的工作。
「剪髮事件」發生時布朗尼並不以為意,因為過去許多家長對於他糾正學生儀容、甚至剪髮,表示肯定甚至來電道謝。事件的學生當事人留了整個暑假的長髮,特地在開學前一天花了55元修剪過,但是瀏海的長度還是超出布朗尼的高標準,在眾人面前被糾正甚至動刀修剪或許難堪,學校裡的酷兒學生逕自將影片上網分享,引發當事人家長微詞,校方建議家長任何申訴必須付諸文字,家長照做,主要訴求是他自己的孩子個性好被當眾糾正沒關係,但或許其他學生會認為布朗尼的行動恐有羞辱學生尊嚴的疑慮。
幾天後當事人家長順利約上校長Davies,雙方同意在布朗尼致電道歉後讓此事平靜落幕,但在一個月後的三月初,布朗尼應邀參加學校管委會的閉門會議,會議後他被開除了,不清楚誰作的決定、也不清楚哪些成員代表管委會,布朗尼草草收拾學校辦公桌上的私人物品難以置信地默默離去。
布朗尼離去隔天清晨,學生得知他們亦師亦友的老師被學校開除後,「布朗尼、布朗尼、布朗尼」學生們群聚抗議的吼叫聲響徹校園長廊,學生們響應丟掉制服、手臂上纏上黃絲帶,「讓布朗尼回來」的標語充斥校園操場,學生投訴主流媒體,寫的盡是布朗尼與學生間感人肺腑的小故事。
這場由十二年級生帶頭發起的抗議活動,迅速由該校高年級生接手,設立連署網頁迅速湧進了6千名連署,有更多人關注的IG帳號,夾帶主題標籤「讓布朗尼回來」(#bringbrownieback),包括《墨爾本時代報》教育新聞記者的婚禮電子邀請函也遭「駭」,甚至婚禮邀請的來賓留言「解散…管委會與校長」,電視媒體記者蜂擁而至,守候在校門口,抗議的塗鴉出現在校園附近住戶的牆上、屋頂上。
「剪髮事件」當事的學生被同儕排擠霸凌,學生家長則認為整起事件被校裡的兩派對立「有心人」利用,管委會究竟如何得知剪髮事件後家長的抱怨信?哪些管委會代表作出開除布朗尼的決策?外界均不得而知,孰悉內情者猜測早在2013年新校長上任時對於私校內「老派」的教職員(old guard)早已心生不滿,認為這些「老派」太執著於學生一般的品德禮儀教養,輕忽學生的學業成績表現,與「新派」的價值觀顯然格格不入。
整起事件對帶頭之一的12年級生Callum Deed影響尤其深刻,去年剛滿18歲的Deed長期逃學,布朗尼知道後每天負責親自接送他上下學,他感恩的表示,「在年輕的學習生涯中有這麼一位生命的導師是何等幸運,他的默默付出讓我更在乎學校、在乎學習。」Deed利用校園Snapchat帳號聯繫其他12年級生發起午休廣播抗議,為抗議的目標設下高門檻,不達目標絕不終止,爾後更多人加入響應的後援力量一直支持著這場意外的校園革命。
或可說是2013年老校長Rick Tudor在服務14年後退休時就種下這場革命的種子,人人愛戴的老校長具有溫文儒雅的領袖氣質、願意傾聽、擇善固執,管委會在尋找接任人選時很頭疼,他們想找的人選要能夠繼續培育品學兼優的老牌私校(old ) Trinity boys。
一如澳洲典型獨立學校的管委會組織架構,Trinity的管委會有12名成員,包括一名現任家長總代表、校友及教會(聖公會)代表,律師、會計師、醫師及建築師等,每位成員運用個人的專業背景服務學校。管委會前代表之一的Hooper指出,當時大家擔心魚與熊掌無法兩全,專注在衝學業成績的同時學生恐要賠上的是老牌私校最具口碑的培育長才:面面俱到、懂得做人、有世界觀的真男人。
2013年接任的新校長Michael Davies博士來自St Kevin's College,坐落在墨爾本房產價值最高的Toorak郊區一所天主教男校副校長,45歲相當年輕的年紀擔任私校校長,有紀律地執行以提升整體學生學業成績為目標。對於學生的基礎語文能力設高標準,無法容忍不會拼音寫字的學生,穿著談吐均得體的Davies還喜歡引經據典,曾以「我們要做崇尚民主的雅典、不是有勇無謀的斯巴達」言其志。
新校長為求表現顯現的急功舉措,包括:新舊教職員極高的汰換率、威脅頑皮的學生滾回公立學校、乃至驚動老校友聯誼會代表發信給上百位家長表達關切,指出過於著重大興土木、募款、行銷以及「大學入學積分(ATAR)」成績的「新校風」,在老校友的眼裡看來,當教育的原初本質走向商業化,傳統價值也隨之崩潰。
澳洲全國獨立學校校長聯盟主席Merry認識校長Davies多年,認為他是位優秀的教育家,有高尚的品格,也有人形容他的公眾形象,安靜、敏感,甚至靦腆。接任校長之初,為了快速與教職員搏感情,特別要求製作一本包含全校260名教職員個人照、名字及職務的清冊,方便他迅速認得校園內一張張陌生的面孔,2014年受訪時他已自信地表示能夠認出250名教職員的面孔,熟知每位的職務內容與校園軼事。
講究「老招牌」價值的家長們難道真的不看重「全國讀寫算術會考(NAPLAN)」及「大學入學積分」學業成績?根據該校2005-2017年家長意見調查結果,「學業成績」是最看重的選校條件,至於「老校友的影響力」遠遠落居在最後一位。
老校友對於「募款」有很大的影響力,尤其擔任募款重任的老校友聯誼球隊,代表老校友發言的銀行家Thomas Hudson對於新校風定調的「菁英」很有意見,他的母親是家族中第一位完成高中學業,Trinity總是敞開大門歡迎她,「你不必是律師也不必是醫生,Trinity的老牌價值是建立在敢言、敢挑戰權威、跳脫巢臼思考,翻轉、顛覆權威的獨立精神。」
教育行政治理專家John Simpson認為,Trinity今日發生的將在教育界留下痕跡,需要好幾年來研究解決,今日每一座澳洲私校都是上看數百萬規模的教育機構,在制度上應該要比照政府對小型至中型企業所設的條款,最重要的是設置「諮詢的機制」,以學校為例也就是要諮詢家長、學生、老師及校友們,閉門會議開除老師的舉措,大大犯了民主機制的忌諱,枉費學校整體社群的付託。
「剪髮事件」後,學校管委會3名成員下台包括會長,一份獨立調查報告正在審查檢討學校的治理與管委會機制,家長與校友參與治校的呼聲很大,但是還要看後續如何因應改變。Simpson指出,許多(澳洲)私校至今仍維持百年老店的治理架構,完全無視時代在演進的腳步,當然也無視於新世代藉由新興網路媒體產生的驚人爆發力。
光在墨爾本就有50所獨立學校,每年收費1萬5千澳幣(約新台幣35萬)以上,許多家長願意付上4千元的服務費委託專業機構為孩子選擇最適合的私校。提供專業選校服務的Paul O'shannassy表示Trinity「剪髮事件」在某個程度上影響許多家長對私校的信心,但是許多中產家庭考慮從私校轉換到公立學校,也是幾十年來在澳洲的新趨勢。
據報導,過去4年來澳洲公立學校的註冊率年年攀升,2017年全國公立學校學生佔有率達65.6%新高。雪梨大學副教授Helen Proctor指出,或與聯邦政府力推更透明化的學校排名官網MySchool有關,家長可由網站上輕易比較出私校與公校其實差不多。
Davies校長無疑地是整起「剪髮事件」最大的受害人,儘管家長與學校教職員仍有兩極的意見,在5萬字以上的媒體報導後,他主動下台了。獨立報告揭發:管委會無權開除布朗尼,有權開除的是校長Davies,但是他拖了好幾個星期後才作決定。事件暫時落幕,新任的管委會會長正式向布朗尼道歉,布朗尼順利回復教職,不再管學生的服裝儀容,在新任代理校長的監督下,管委會重新選舉成員,當然老校友聯誼會的工作未了,管委會學到的最大教訓是管委會並不擁有學校,私校的諮詢機制仍待建立。
文章轉自:教育部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