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年2月21日 星期二

6年來首次學費喊漲 加大總校長:迫不得已

加州大學董事會的董事們雖一致表示將財政負擔轉嫁到家長和學生的身上,對他們來說是一項痛苦的決定,但最近還是通過決議,調漲已被凍結6年的學費,漲幅約為2.5%,計入2017-18年78億美元預算的一部份。
加州大學校長Janet Napolitano表示,為了繼續維持加州公立大學頂尖研究型學府的聲望,提供高水準的教育品質,調漲學費迫不得已。加州系統下10所分校也為了因應經濟蕭條財政危機做出不少改革,節省3.2億美元的經費。但除了這些努力外,大學還是為教授與學生的比率差太多、許多課無法開班、缺乏教授助理及過度徵收學生服務費等癥結上傷腦筋,總而言之,皆歸咎於錢的因素,影響教育事業的進展。
新學年度(2017-18)的學費將漲至1萬1,502美元,比前一學年度漲了282元,學生服務費(student services fee)將漲至1,128美元,比前一年度漲了54美元。非居民大學學費漲幅更為可觀,總共多出1,668美元學費要付,其中包括增補學費(supplemental tuition)5%的漲幅,由2萬6,682美元調高到2萬8,014美元。加州的助學金計畫會將多漲出的費用吸收掉,加州大學系統下有17萬5千名加州生,其中有2/3的學生屬於該計畫內的。
反對調漲學費的校董John A. Perez 和Marcela Ramirez憂心此舉會傷到學生,超出他們能接受的負荷。另一名校董Gavin Newsom則不客氣的指出,補足教育經費是州政府的責任,現在卻從學生那兒拿錢來彌補不足的部份,正好替州政府解套,真是失策。但UC系統的財政主管Nathan Brostrom表示,調漲學費實在是沒有選擇,因為所有的資源即將用罄。
學生對調漲學費難免反應激烈,質疑學費從2006年以來已經漲了2倍,到達加州歷史記錄的最高點,即使學生有助學金支援,但還是得面對高房租和高生活費開銷的窘迫,尤其UC好幾所分校都位於高消費水平的地區,如柏克萊、西木區、聖地牙哥等。加大戴維斯分校學生會主席Alex T. Lee提出嚴重抗議,他表示,學校經費不足不該從學生身上打主意,學生也一樣面臨荷包縮水的困境。
學費一旦上漲,水漲船高,學校附近房租及生活開銷必定也跟著漲,更加重了學生的負擔,唸大學這條路是愈來愈艱難了。
在一片抗議聲浪中,加大柏克萊的學生會對漲學費,反倒是持贊成的態度。與之讓州政府施壓,被迫多招收學生,導致課堂爆滿、宿舍安全顧慮、校園基礎設施使用過度等種種缺失的產生,還不如多增加一點學費支出,就可以減輕問題,而且還讓學校有能力改善服務的品質,沒什麼不好。
根據總校長Napolitano辦公室提供給加大董事會的數據資料,州政府在2000-01年補助每位學生每年1萬6,980的預算,目前已縮減到一半只有7,160美元,加大系統必須承擔的部份也由原先每位學生每年5,860美元,提高到9,450美元。
加大因應經費不足的問題,除了調漲學費及節省開支外,2015-2016學年度還多招收了7,400名本地的學生,是70年來增幅最大的一年,今年度則計畫再多招收2,500名加州大學生及9百名研究生。師生比率也由原先18:1上升到21:1。
估計學費收入上漲的部份將帶來8,800萬美元的收益,1/3的部份將直接歸到助學金計畫內,其他的將用來改善學生增多帶來的問題,如多聘教授、輔導員、助教及增加心理健康輔導的服務範圍。
文章轉自:教育部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