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年10月8日 星期六

德國教育排行榜出爐 薩克森居首柏林墊底

曾經,德國經歷了「PISA震驚」,得知自己的教育水平竟然低於世界平均水平。如此結果,讓這個經濟強國、諾貝爾獎大戶情難以堪。經過十幾年的勵精圖治,德國是否已走入學習優等生的行列?又面臨著哪些棘手的問題?我們從德國教育排行榜說開去。
2001年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經合組織OECD)公布了2000年國際學生評估測試(PISA)結果,德國參加測試的15歲學生當中,有四分之一的學生無法正確的閱讀和書寫,在數學和自然科學方面也遠遠落後於其他國家,甚至低於世界平均水平。這對於當時已是經濟強國的德國是一個沉重的打擊,所以德國稱那次測試為「PISA震驚(PISA Schock)」。PISA震驚之後,德國進行了一系列的教育系統改革。15年過去了,雖然德國學生的整體教育水平有了很大進步,但是在德國的教育系統中也存在很多問題。
G8還是G9真的很糾結
最近德國「新社會市場經濟倡議(INSM)」公布了最新的德國教育排行。薩克森州、圖林根州和巴伐利亞州排在德國16個州的前三位。INSM經理佩林加爾(Hubertus Pellengahr)表示:「這三個州針對教育都有明確和持續的規定,起到了很好的效果。」
而經常進行教育意識形態改革反而會起到反效果。例如很多州計劃或已經重新改回9年制高等中學(Gymnasium)教育,佩林加爾認為,這些州的做法是不負責任的。他說:「我們在實施8年制高等中學教育時花費了大量的財力物力,我們應該將這種制度保持下去。」
教育排行中的一項重要指標是德國經濟研究所(IW)的一項對比研究。研究從經濟角度出發,對比G8和G9到底哪一種學制更有利於培養專業技術人才, 哪一種更有助於促進經濟增長。結果顯示,G8更有利於德國經濟。
學生家庭背景仍起重要作用
研究院的教育專家普呂恩內克(Axel Pl□nnecke)總結稱:「我們現行的教育制度正在培養振興德國經濟的畢業生。在培養專業資格人才方面我們已經有了很大進步。」佩里加爾補充到:「PISA震驚起到了相當大的作用,在那之後德國各州都進行了教育改革,很多原來教育落後的聯邦州都已經趕上來了。」例如在這次排行中進步最快的是漢堡和薩爾蘭州,分別排在第五位和第六位。
專家指出,德國教育最薄弱的地方就是缺乏社會滲透性。也就是說,德國學生的教育程度很大一部份依然取決於學生的家庭背景,社會底層家庭出身的學生需要更多的幫助。而德國在這方面進步微弱,只從「較差」變成了「及格」。
在評比的12項指標當中,各州的教育系統總體來說與去年相比沒有甚麼改善。例如在教學質量,教育人均支出,開設全天制學校和學生輟學率等方面與2014年和2015年大致相同。
薩克森州教育水平排第一
評測結果顯示,在最高效教育系統方面,薩克森州、圖林根州、巴伐利亞州、巴符州和漢堡州都排在前列,而其它各州也緊隨其後。柏林排在最後一位,但是各州的教育系統各有優劣。
例如薩克森州在科研,教育促進基礎設施和教學質量等方面都名列前茅,但是此州外國學生的輟學率卻達到了16.7%,遠高於各州平均水平的11.7%。圖林根州在人均教育支出和師資力量等方面都得到了較高的分數,但是圖林根州的教師後續力量相當薄弱,全州有40%的教師年齡超過55歲。巴伐利亞州和巴符州的全天制學校位置都相當緊缺。而柏林儘管整體排名倒數第一,但是在科研方面的教育還是相當成功的。
不過德國也有教育方面的薄弱環節。根據2012年PISA測試結果顯示,德國仍然有五分之一的學生學習能力非常差,在數學方面,14萬15歲的德國學生在0-6級的測試中只能得到1級,有7萬學生甚至在各項測試中(數學、自然科學、閱讀和理解)只有1級水平。
經合組織教育部負責人施萊歇爾(Andreas Schleicher)解釋稱:「1級測試只包含了非常簡單的題目」,但是還是有很多孩子不能達到這一水平,這不能不令人擔憂。2015年有近1萬名德國學生參加了最新的PISA測試,測試結果將於今年12月6日公布。
「人口壓力」轉變為「素質壓力」
佩林加爾認為這次評測的結果可能會成為德國在教育競爭中的一個動力,但是他說:「很可惜,我們總是不能全身心的投入到教育發展中。」比如明年最令人費心的就是難民的融入問題。解決這個問題需要大量資金:全德要增加10萬個幼兒園位置,20萬個中小學位置,並需要額外僱傭1.5~3萬名教師,估計德國每年為此要花費34.5億歐元。
據統計近25%的難民只具有小學教育水平,為了能讓他們盡早的進入德國勞工市場,首先就是要提高他們的基本素質。所以德國各州必須要採取掃(文)盲措施,並為難民提供基礎職業培訓。企業在僱傭難民時取消了之前的資格考核是很正確的,但重要的是國家要開設語言課程,讓難民儘快的學習德語。此外專家認為,應該將難民接受義務教育的年齡提升至21歲。
當然對難民進行職業培訓需要花費大量資金,但是普呂恩內克說:「國家這麼做還是值得的,接受培訓的難民會回報德國社會,減小將來德國專業人才緊缺的可能性 。另外出於人道主義,國家也應該這麼做。」總之由於難民的大量湧入,德國原來的「人口壓力」已轉變為「素質壓力」。
文章轉自:大紀元